创意画报  

用插画赋予台湾原住民新面貌

台湾的原住民一直有着神秘的色彩,这几年在政府大力推广下,我们对原住民的认识也更多一层,不过有点可惜的是原住民似乎还没有一个全新的样貌。来自台湾台南的插画设计师 钟全斌 却赋予了原住民另一种风貌。

 

钟全斌OB是台湾台南人,今年刚从云林科技大学视觉传达设计所毕业,主攻插画和特效修图。这组慕夏风格台湾原住民插画系列作品是他的硕士毕业制作。

 

研究所期间,在指导教授的引导下,接触了台湾原住民文化,发现各族许多独具特色的文化内涵,却鲜为人知,即便是长期居住在台湾的一般民众,也很难正确的叫出目前登记的十四族原住民族名。

 

近年,文化创意产业成为政府力推的产业之一,原住民文化以商品的模式进入到一般民众的生活之中,提供了一个了解各族文化内涵的机会。作者认为所谓的文化创意产业,应该是以「市场喜好的视觉风格」来包装「文化内涵」,而2011年末与2012年初,台北故宫和高雄高美馆的两场慕夏展吸引了众多的民众购票入馆参观,足见这种视觉风格合乎目前台湾消费市场的品味,遂以慕夏风格包覆台湾原住民各族的文化内涵进行创作,希冀透过自己的作品提供普罗大众另一种观看原住民文化的观点,以下是他的创作和说明:

 

 

 

泰雅族(Atayal),在赛德克族与太鲁阁族正名独立后,人数由台湾原住民第一大族滑落至第三大族,雄踞于中央山脉北麓和雪山山脉,视大霸尖山为祖先的源起地。

 

泰雅族以编织技术和贝珠串衣的文化闻名于各原住民族,比邻的赛夏族深受其文化的影响。背景上即以贝珠、祖灵之眼的菱形编织为装饰母题构成画面。

 

泰雅族的传统审美观亦有缺齿的观念,成年后会将一颗犬齿一颗小臼齿拔除,或者系一颗门齿和一颗犬齿,族人的传统观念认为透过缺齿的齿缝看到身体的内部,系一种美感的呈现。这项习俗与黥面都在日治时期为日人禁止,目前已不再实行。缺齿的习俗在背景的圆盘中作为装饰母题表现;而V型的黥面样式,因脸部刺青与现今审美观相违背,故表现在手持圆环上。

 

 

 

邹族系台湾原住民族中唯一具有鞣皮技术的族群,相传鞣皮技术的来源系一对违反族中规范猎杀白灵鹿的兄弟:有一对兄弟到深林里去狩猎,看到了一只大白灵鹿正在湖边饮水,猎杀大白灵鹿系违反族中规范了,但哥哥 苦于今日没有任何的收获,便心一横,向大白灵鹿放箭。眼看箭要射中大白灵鹿心脏的时侯,祂举起前肢将箭挡掉,并用后脚站立向兄弟两人狂奔而来。弟弟见状拔腿就跑,哥哥由于心虚腿软倒在原地,当弟弟再回头时,看见大白灵鹿抓着哥哥的头脚两侧在树枝上来回磨擦,直到哥哥只剩下一层皮。惊吓的回到部落后,弟弟向族中耆老告知哥哥惨死的过程,意外的发展出了鞣皮革的技术。将鞣皮帽、鞣皮护肩、鞣皮护服布等鞣皮材质表现在画面中。

 

邹族系多神信仰的民族,而每一位神祉也相当的人格化,有其独立的个性设定。其中,主神「哈莫天神」居住在长满木斛草的仙境,最喜欢红色的衣裳。因此,红色成为邹族衣饰的主色,而木斛兰、木斛草分别成为族人的圣花与圣草,家家户户都会在家屋的屋顶插上木斛草,期望天神误以系自己居住的地方而降临在该家屋中。将木斛兰与木斛草作为背景装饰的母题呈现。

 

邹族独具特色的祭典为每年215日举办的「战祭」,对举办战祭的部落规模也有一定的要求。目前仅有「达邦社」、「特富野社」达到大社的定义,可以举办战祭。将参加战祭时强健勇士所著的服饰和弓箭戴配在柔美的女性身上,以一种视觉的冲突感塑造冷艳的美感。

 

 

 

 

邵族(Thao)系台湾原住民族人数最少的一族,登记仅有253人,居住于日月潭湖畔。

 

相传远古时,邵族系居住在嘉南平原。有天,一名勇士为了追逐一只全身透白发亮的灵鹿,追了三天三夜来到日月潭,发现该处土地肥沃又有丰富的渔产,便请求耆老将族人迁至日月潭湖畔。迁居日月潭后的邵族,依靠着日耳潭丰沛的渔获,逐渐降低了对农耕的需求,并视日月潭中拉鲁岛上的茄苳树为圣树,族人坚信只有盛树该年枝叶茂密,族人的人口也会兴旺,反之则会因疾病战祸使族人人口减少。清领时期,清军一度觊觎日月潭周遭的土地,发起重兵攻打邵族。起初,邵族勇士完全抵挡住了清军的攻势,直到清军登上拉鲁岛锯断圣树,邵族勇士使开始节节败退。所幸清军占领不久后,便离去,族人再回到日月潭畔时已死伤大半,后来人数也一直未回复到盛期。背景框的整体既以茄苳树为出发点作为配色借鉴,下方系树根、树干处以棕色呈现,渐次到上方的树叶部份,以绿色作为呈现。形状上则以茄苳树叶和日月潭景致作为装饰母题。

 

邵族部落中树立了许许多多大小不一的猫头鹰雕像,与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有关:曾有一名少女与勇士相恋了,在勇士要出征的当天,少女发现自己怀孕了,勇士开心的允诺回来便和她成婚。然而,勇士意外战死,少女未婚怀孕的情况,不被族人所接受,并将她赶入森林中不得返回部落。少女后来生死无人得知,但不久后,族人发现,每每在森林中迷失方向时,便会有一只猫头鹰领着他们回到部落,而当这头猫头鹰在特定的家屋上盘旋时,该家屋的女主人不久便会传出怀孕的喜讯。族人相信这只猫头鹰便系少女的化身,对她感到万分的抱歉,使在部落中树立起猫头鹰的雕像来缅怀她。画面中将猫头鹰作为背景圆盘的装饰母题。

 

 

 

布农族(Bunun)系最早进入现南投县信义乡、仁爱乡居住的原住民族,文化上以射耳祭、八部合音、石板、画历、百步蛇菱形纹等为特色。

 

布农族对百步蛇纹的借鉴与鲁凯族、排湾族的表现不太相同:后者,系出次对百步蛇的信仰与崇拜,将完整的百步蛇作为装饰母题;前者,出于对百步蛇上鳞纹的喜好与欣赏,仅表现出菱形的纹路。相传远古时,有一位布农妇人为了该替族人的衣服绣上何种纹路大伤脑筋,独自一人在深山中思考时,看到了路过的百步蛇母子,深深的被百步蛇身上菱形的鳞纹吸引,于系和蛇母商借蛇子7日,以便在织布时能参考牠们的鳞纹。不料,妇人参照蛇子身上纹路织出的服饰太漂亮了,迅速在族人间传开,大家纷纷前来商借蛇子,7日后,当蛇母来接蛇子返回森林时,蛇子早已在族人争夺中死去。蛇母伤心之余,纠结了所有的百步蛇对布农族进行大规模的进攻,族人死伤不计其数,最后由头目出面向百步蛇道歉,并立约双方结为好友(Kaviaz),百步蛇不再攻击族人,而族人往后在深山中遇见百步蛇都必须礼遇蛇族先行。画面中,将百步蛇的菱形纹表现在服饰和背景的石板装饰上。

 

布农族的八部合音来自对山溪自高处落下成为瀑布冲击下方湖水与巨石,在山谷中形成的洪亮声响,族人认为用这样悦耳的天籁给生长中的小米听,小米便成长得硕大甜美。后由日人黑泽隆朝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寄送其录制的八部合音片段,当时设于欧洲日内瓦的国际总部播放后大为震惊,更使得欧洲的声乐家改变了原本音乐发展必定由单音向复音发展的乐礼基础。在背景的圆盘中,表现八部合音的文化活动与布农画历的符号。

 

背景上下方装饰有被族人称为小祖宗的「蟾蜍」图像。传说远古时布农部落遭受大洪水侵袭,族人被水截断成南北两部。在洪水北岸的族人有火种,但南岸却没有,眼看族人就要因为无法生火煮食食物而饿死时,蟾蜍自告愤勇要游到北岸衔一把火把回南岸,不料衔着火把时,火苗一直掉在牠的背部,因为太烫被迫放掉火把,蟾蜍的背上留下了烫伤的凸疣,虽然遇送火把失败了,但族人为了感谢蟾蜍仍以「老祖宗」敬呼牠。最终,火把在红嘴黑鹎的帮助下遇到了南岸,因为衔着火把,嘴部才烧红成火红色的红嘴黑鹎则被奉为布农族的盛鸟。

 

每年4月份举办的射耳祭系布农族每年中最重要的祭典,由于居住于深山中,大部份的食物来源来自狩猎,所以特别重视男性族人的狩猎能力。射耳祭仪式为期一天,当天一大早,男性族人会组成狩猎队进入深山寻找猎物,而女性族人则在居住地准备丰盛的晚餐。傍晚,男性族人会将当日猎物的耳朵割下挂在数十公尺之外,并依序向耳朵放箭,射中者才能享用当日的晚餐,而未射中者会被族人所耻笑。

  

 

 

达悟族(Tao)族系台湾原住民族中唯一的海洋民族,与南方的菲属巴丹岛在文化与历史上有非常密切的往来。

 

兰屿本身不产银和山羊,全数由巴丹岛进口,也许正系因为这个原因,达悟族人非常的珍视这两物品,不但在各项祭祀与装饰中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甚至被编成了民谣,世世代代传唱着: PerakPerakVavakush.银!银!女人。 OlongOlongMagakel.山羊角!山羊角!男人。 将银制与山羊角概念延伸的礼器作为装饰母题在画面中呈现。

 

达悟族的拼板舟不但系独步全球的创造,更系维系达悟社会的绳索。世界各地原住民族的独木舟,多由一块巨木挖空而成,工法简单;然而,达悟族的拼板舟大船由27块、小船由21块形状不一的木板拼成,每一块木板属于不同的血亲家族,而每一艘拼板舟的渔获,将由每一块木板所属的血亲家族平分。一旦家族与家族相处不融洽,单一家族要退出时,可取回自己的木板,再与其他家族组成新的共生团体,而原有的共生团体则必须尽快找到新的家族加入,拼板舟才能下水运作。拼板舟的头尾都会画上被称为「达悟之眼」的图腾,族人视其为拼扳舟的眼睛,若没有画上的拼板舟会在海上迷航。遂将拼板舟和达悟之眼在背景与圆盘上表现出。

 

而每年的3-5月系飞鱼的汛期,大量的飞鱼随黑潮北上,族人举办为期3个月的飞鱼祭,系全年最重要的庆典。将飞鱼的形象表现在背景的装饰中。

 

 

阿美族(Amis)系目前台湾原住民族人数最多的一族,居住在花莲至台东一带,原名为「邦咤」,在和平向南扩张领土时,卑南族人以卑南族语「阿美斯」(来自北方的人)称呼她们,而族人也乐意接受这样的称呼,进而成为正式的族名。

 

阿美族由于分布地区狭长,在各式文化发展有所分支,现居于花莲的南势阿美保留了较多传统的文化原素,服饰上以红、黑、白为主;而分布于台东至屏东一带的卑南阿美与恒春阿美,吸收了较多卑南族、鲁凯族、排湾族的文化特色,呈现较为丰富的面貌。创作中的人物服饰以较为传统的南势阿美为主,配带了成年女子才能穿戴的大花帽,肩上斜背的情人袋,里头装有槟榔,当每天丰年祭最后一晚的情人之夜,阿美女性可以将槟榔递给喜欢的男性,如果男性接受这份感情就立刻吃掉槟榔,反之则收入自己的情人袋中。女性主动追求的习俗,也系阿美母性社会的一个特色。

 

阿美族文化中没有对特定的动物崇拜,但对象征冬去春来的刺桐花情有独钟,将盛开的刺桐花称为天堂鸟,圆盘中即以天堂鸟的形象作为装饰母题。

 

阿美族另一项独具特色的文化-海祭,来自「巨人族阿里嘎盖」的神话传说。传说远古时,有一个名叫阿里嘎盖的巨人居住在阿美族旁,他具有变身的能力,可以随心变成任何的生物,所以时常变成族人的形象或动物,不停的骚扰着族人的生活。族人气不过,组织了勇士队去讨伐他,但一般的武器则对他没有杀伤力。祭祀向祖灵请愿的结果,知道了必须利用芦苇作成箭,才对阿里嘎盖具有攻击性。头目卡让召击了配带芦苇箭的勇士队再次前往讨伐阿里嘎盖,身中数箭的巨人仓惶向海上逃去,卡让的勇士队紧追再后死咬不放。最终,两方达成协议,阿里嘎盖对过去伤害阿美族人的行为感到抱歉,愿意搬离到海的另一边去居住,但如果阿美族人愿意在每年的6月在海边用他喜欢的食物遥祭他,他便会在海上将鱼虾蟹赶向岸边,让阿美族人能有享用不尽的渔货。背景上便以芦苇箭与阿里嘎盖作为装饰。

  

 

撒奇莱雅族系台湾原住民族人数最少的第二名,人数仅487人,居住在花莲奇莱平原一带,公元2007年登记成为台湾原住民族第13族。

 

撒奇莱雅族最著名的文化活动为帕拉玛火神祭,为了纪念公元1878年,清军入侵部落焚烧并虐杀头目古穆巴力克的加礼宛历史事件。事件过后,残存的族人为了躲避追兵,褪去族服,化身阿美族藏在阿美部落之中,一藏就系百余年,到了近年才推动正名复族的运动。透过火神祭的举办,还原当时清军火攻族人竹籓篱的惨状,提醒族人要愤发向上发展,才能免除再次遭遇灭族之惑。

 

前景以穿着撒奇莱雅族传统服饰的妇人作为表现,然而因为经过百余年的传承断层,许多族人的规范、衣服型制都系近年重新整理归纳,也许与百年前有所出入,但也添入了新时代的原素,不失为一种民族自然的演进。

 

 

 

鲁凯族(Rukai)与排湾族、卑南族地理上比邻而居,在服饰与器物装饰上有所互相借鉴。

 

巴冷公主系鲁凯族最著名的神话传说,相传远古时,一名头目最深爱的小女孩,长得亭亭王立,最喜欢独自跑到大鬼湖畔游玩。大鬼湖的湖神相当爱慕巴冷公主,于系化作人形开始与之相往,很快的互相被对方深深吸引。直到湖神到头目提亲的那一天,湖神才袒诚自己原身系一只百步蛇的事实,但巴冷公主并不畏惧,仍坚持嫁予湖神。后来,族人为了表示对巴冷忠贞爱情的崇敬,将她所爱的百合花视为盛花,仅有贞洁的少女才可以佩带,而族人在经过鬼湖时,不能穿着华丽的礼服,必需穿着素色绣有百步蛇纹的常服。遂在背景的图框中表现深山老林中,鬼湖的意象。

 

而对陶壶的崇敬也系鲁凯族独有的,有一说族人的远祖系诞生于一只陶壶之中,因此族人对壶的使用与尊敬都有别于邻近的其他原住民族。刻有百步蛇纹的陶壶更只有贵族阶级才可以使用。在背景中呈现陶壶的信仰。

 

鲁凯与排湾族皆有使用连杯的习俗,而连杯的杯口形状相当特别,即系从百步蛇头部的鳞纹所形式化而来。

 

前方的人物即表现穿着常服的巴冷公主意象,凝视着她所珍爱的百合花束。

 

 

赛夏族(Saisiat)世居于新竹县与苗栗县交界向天湖处,以1015日的矮灵祭为族人最重要的祭典。

 

相传远古时,山谷的另一侧居住着矮黑人族,后来矮黑人通过枇杷树搭建的树桥来到赛夏族居住地,教导了族人小米种植的方法,使得赛夏族人得以温饱。族人为了感谢矮黑人,遂以酒舞款待他们,不料矮黑人却在酒后对族中妇女性骚扰。气不过的族人在枇杷树桥上作了陷阱,当矮黑人通过树桥要回到他们的居住地时,树桥应声断裂、矮黑人跌入谷中,几乎灭族。后来赛夏族似乎被矮灵诅咒一般,连年谷物不丰、猎无所获,族人也饿死了大半,最后由祭司出面向矮灵达成协议,每年的1015日会举办矮灵祭,以酒舞向告祭祂们,希望祂们安息不要再侵扰族人。背景遂以矮灵、枇杷树、舞蹈用的臀铃作为装饰的母题。

 

 

赛德克族(Sedek / Seediq)在日治时期被归为泰雅族的一支,于公元2008年登记为台湾原住民族第十四族。

 

源起神话与太鲁阁族相近都视长白山上的牡丹岩为族人的源起地,故在背景圆盘上以形式程度不一的牡丹作为装饰母题。

 

服饰上的装饰手法则和泰雅族较为近似,菱形纹、平织纹、斜织纹、挑织等,而女生唯有能织出合乎族中规范(GAGA)者才能获得黥面的资格;男生以出草猎首的战功来取得黥面的资格。菱形织纹、猎首、黥面等文化活动作为装饰母题在背景中出现。

 

 

 

卑南族(Pinuyumayan)发源于台东县太麻里临海地区,后向内陆迁移,一支向北走来到现初鹿农场处成立初鹿社;一支向南走来到太麻里溪以南处。清领时,由于协助清军平定朱一贵的余党有功而被册封为台东王。

 

背景上表现卑南族因地制宜的石板文化,从住的石板屋到亡者的石棺,卑南族与临近的排湾族、鲁凯族都离不开当地盛产的石板。 在新月型装饰带的底层以石的材质呈现,上置有鹿角,象征卑南族石生系统最北的初鹿社。初鹿社的旧址也正是目前东部观光胜地初鹿农场的位置。

 

卑南族对于男女和年龄有一套严谨的穿衣系统:男生在少年时期基本上上身是赤搏不穿衣,到了青年乃至从青年会所结训时,才可以穿上鲜艳的上衣和后敞裤,用来吸引女生的注意;而女生在少女时期,仅穿白色上衣,到了17岁才开始穿上绣有八角花等华丽图腾的黑背心与及膝短裙。

 

卑南族最有特色的祭典莫过于每年12月举办的刺猴祭。祭典中,11.12岁即将进入少年会所的少年,必须用自己制作的礼器杀死自己眷养的猴子,以表示将来在战场杀敌时能无所畏惧与顾忌。

 

 

 

太鲁阁族在日治时期,为学者伊能嘉矩与岛居龙藏划分为泰雅族下的一支部落,虽在服饰与部份习俗上相近,但语言与源起神话则大为不同,于公元2004年正名为太鲁阁族(Truku),居住于花东纵谷一带,人数约3万人。

 

相传太鲁阁族的祖先从长白山上一颗巨石诞生,巨石形似盛开的牡丹,而被族人称为牡丹岩。遂在背景上以呈度不一的形式化后的牡丹形象作为装饰。

 

太鲁阁与泰雅族、赛德克族同有在面部黥面的传统,一旦违反了族人的规范(GAGA),黥面的部位就会发炎肿痛,必须诚心的向祖灵谶悔。传统上,泰雅族面部的黥面呈「V」字型;赛德克族角度较大接近「一」字型;太鲁阁族则依颧骨的起伏呈现「U」字型。由于黥面与当代的审美观相左,所以将黥面表现在背景圆盘的头像上,非直接刻画在前景的女性脸部。

 

服饰上,太鲁阁以白色系为主,装点有蓝、绿、红、黄等的菱形图案,与泛泰雅族其他部落一般,太鲁阁族人也将菱形视为祖灵的眼睛,透过将祖灵之眼绣在服饰上,象征祖灵时时刻刻关注族人系否有按照规范(GAGA)行事,作为死后能否通过彩虹桥的依据。太鲁阁族的服饰菱形纹样,又比其他族更具眼睛的意象。

 

其实这是个很不错的创作题材,台湾拥有许多丰富的人文资源可以发挥,虽然政府这几年来大力推动文化创意,但是却少有突破性的创作出现。钟全斌这次能够以我们相当重要的原住民文化为主题,创作出这些让人耳目一新的作品,让台湾更增添了不少魅力。除此之外,他个人还获得了「 TIDCA 中拿到了国际平面设计协会奖 」并入围了「 中国宁夏动漫 第二阶段 」,这让台湾能够在国际当中有更多展露头角的机会。

 

 

转载自:http://www.mydesy.com/taiwan-aborigines-illustration

 

 

 

 


订阅到QQ邮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