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画报  

装饰艺术:腰挂——维多利亚时代奢华极致的实用品

 

漂流在想象无边的应用海洋之中,如今的我们生活的便利性是前人所无法企及的。可每当我们提起那件风靡18世纪女士的腰间饰品——腰挂,你会发现与之勾搭的是一切可以挂在腰上的小玩意儿,从小本本到小刀。18世纪腰挂对物品的收纳能力,足以让如今我们的包包汗颜:问君曾有几多愁,包包里头摸爪机?试问钥匙何处去,手机遥在包底中。

就像定制的瑞士军刀一般,腰挂能一次过满足主人的N个愿望。假如你是勤勉缝纫工,你的腰挂上挂着的可能就是针线包,顶针和卷尺;倘若我是认真小护士,我的腰间就会是体温计和安全别针。遥远的法国有个“女城堡主”,身上钥匙圈复又杂,受她的启发,腰挂这种实用品也披上了装饰品的马甲。实际上,有些时候,它的装饰性还大于实用性。

收藏家吉纳维芙·康明斯(Genevieve Cummins),她是《腰挂:奢华极致的实用品》一书的作者之一,她为我们回溯了腰挂的历史。(via

 


这张1885年的老照片中,左边的这位妇女腰间系着蒂凡尼的腰挂,上面挂着香水瓶儿、嗅盐瓶儿;

 

 


图中腰挂带着笔记本和铅笔。

 

在早期,人们需要随身携带很多必需品。一个很实际的解决办法就是把他们挂在腰上。钥匙和剪刀之类的小工具可以用绳子或者丝带绑着,这些小物件也可以放在一个小袋子里。这种情况在16-18世纪很普遍。

腰上挂物的习惯也是全人类所有文明共有的。举例来说,日本人把坠子、印笼【译注:inro,装印章和药品的小盒子,起源于中国】、绣花荷包和烟草袋等物挂在腰上。尽管绣花荷包和烟草袋的出现早于腰挂的发明——乔叟都曾经提及这两件物品——后来钱袋变得小巧而精致。而腰挂则是整体造型的实用性添加。

部分物品,比如化妆品和贵重物品,都放置在一个叫做‘étuis’的特制容器当中,这种容器一般是用价值不一的金属而制的,当用绳子拴着的时候就叫做‘equipages’。钟表发明之初,时间大约是1510年前后,妇女们就把钟表放在这样的小饰品盒里面随身携带。

然而,“腰挂”一词的出现则要晚至1828年,当时一本叫做《时尚世界》的伦敦杂志报道了一种新饰品,称之为“腰挂”【译注:原意为城堡主夫人】。中世纪的领主夫人身上都挂着城堡的钥匙,所以这种新玩意上面也会有一条象征性的钥匙,寓意女士们穿着腰挂就好像坐拥城堡的“领主夫人”一般。

这本杂志在次年印出了三幅时尚折页,图中的女士都佩戴着腰挂。如今‘chatelaine’这个词只用来形容中古世纪的腰挂版本,尽管说对那种饰品的正确称呼应该是腰饰。在19世纪时,人们对腰挂的热情起起伏伏,可是那动摇不了它作为当时主要流行饰品的地位。

 


一件非常早期的缝纫腰挂作品,年份大约是1680年,
缀着一个针垫球、针盒、顶针盒和一个剪刀套【译注:简而言之就是针线包】;

 

 


1829年《时尚世界》印载的一幅插图,描画了一条带有小巧钥匙的腰挂,佩戴在一位女士身上。

 

 

大部分珠宝商都生产和出售腰挂,包括了蒂凡尼(Tiffany),利伯缇(Liberty),H.W. Dee,Samson Mordan,宝狮龙(Boucheron),贝热(Faberge),莱俪(Lique),其他品牌更是不胜枚举。当我看到那本《珠宝大师》的时候我都震惊了,我看到了19世纪几乎每家著名的主要珠宝商都或多或少的生产过腰挂这种饰品。

那时还有些只供观赏的版本,带有令人惊叹的美感,包裹着钻石和珐琅彩。整体都是实心的,而且搭配得宜。完整流传下来的珍品绝对是极具欣赏和收藏价值的,不过数量稀少。有趣的是,能流传下来的原品一般都是廉价金属制成的,因为那不值得人们把它们分拆开来销售。廉价金属和钢制的腰挂通常都是量产的。

《收藏家》:那呢?

康明斯:一般人们通常都是怎样系腰挂的有两种方法。最主要的就是在顶端有一个圆形金属饰物,背后有一个挂钩,用以钩在腰带上。另一种就是更加美国式的,即在腰挂后面有一个很长的别针,用以固定。

当时的女士长袍没有宽大或者方便的口袋,而女士们也没有较大的手袋,只有小手包或者手提袋。因此腰挂这种有着特殊用途的用品就十分必要。那时候甚至还有护理用的、体育用的、绘画用的还有挂洋娃娃的腰挂呢。

 


1896年,爱荷华州《米尔福德邮报》插图,
描绘了一名女性在溜冰的时候都不忘戴上自己的铃铛腰挂

 

《收藏家》:一般是什么人才会用腰挂呢?

康明斯:社会各个阶层的成员,上至贵妇人,下至女佣。皇家人士佩戴腰挂,他们的腰挂上连着的多数是钟表、钱包或者扇子;而护士的腰挂则系着

必要的医疗用品。腰挂的质量和样式代表着佩戴者的社会阶层;不同的腰挂都是为不同的需求而生的。 
在这种装饰品上,还有很多象征性元素,比如用三色紫罗兰代表思想。我还有一个上面挂着十字架、锚、心形和星星的,代表着信仰、希望和慈善。我想锚所代表的含义就是希望。

我想这一件很可能还是用以哀悼的腰挂,因为我买下来以后,我把手指伸进顶针包里的时候,摸到了一张小小的纸,上面写着朗费罗的一句诗:“压抑,疾病,悲伤,痛苦,或许都因真爱而相连。”这句话击中了我的心房。

 


“信仰,希望与慈善”腰挂,可能是一件用以哀悼的腰挂,
因为里头带着一张写有H.W.朗费罗浪漫诗句的纸张;

 

 


两件运动风格的腰挂,上头有两片犬头金属。

 

 

那些制作精美的腰挂会戴出门。还有一种典型的美国式佩带方法,有一种小型的腰挂,只有一条链子搭在身上自然垂下,末端连着一个小钟表。实际上,在玛丽·托德·林肯【译注:林肯的夫人】那些著名的肖像名片中,几乎在每一张里面她都佩戴这一种腰挂【译注:不科学,我找到的几张都没有】。这种佩戴钟表的方式,就像是她时尚宣言的一部分,这些腰挂也是她珠宝收藏的一部分。

某种程度上,身穿带裙撑的长袍时,佩戴腰挂可以打破单穿裙子的平淡。当你出席派对或者酒会时,还会佩戴上跳舞用的腰挂。但是那些最实用的腰挂,你都只会在家里佩戴。一般来说你会找到一些佣人或者护士佩戴这种实用为主的腰挂的照片。

有一张贵妇人穿着裙撑长袍佩戴腰挂的照片,因为她是个有封号的贵妇人,拍摄时她正在家里做针线活。她如此看重她的腰挂,以至于她很乐意佩戴着它来照相。

 


一张橱柜照片【译注:摄影方式的一种,通常用于人像摄影】,摄制时间约为1880年,
图中一位衣着讲究的女士佩戴着一个针线工作用的腰挂,这是一张很罕见的摆拍作品。

 

 

 

《收藏家》:一般是什么类型的饰品才会用来组合成腰挂呢?

当时有一位英国绅士叫做华尔特·康山,在我们的著作中,有一篇文章专门描述他店铺内的细节,还有一长串令人惊叹的物品清单。那张列有腰挂品种的清单长达数页。

 


一件摄政时期的腰挂,制成时间约为1810前后,
以黄金、钻石与翠玉制成,包括一条钥匙、一块表和印章。

 

一般的腰挂上面都会有些很基本、常见的东西,比如钱包和眼镜包等等。戴去酒会的腰挂则通常带有香水瓶、笔记本和铅笔,有时候还会有一个小小的钱包,你可以在里面装一点钱或者手绢【译注:sovereign,一种英国旧制金币】。我发现相当多描述无口袋装物的女性困境时,都会提到哪里放置手帕的问题。

连在腰挂上面的笔记本,大多数有象牙书页,在旋转底座上通常会有5-6页。我不认为他们真的拿它们来做笔记本;我认为这些“笔记本”有一些是拿来装装样子的。不过当你找到一些腰挂上面的笔记本上真的还记着东西的时候,那些就很珍贵了。有一件19世纪30年代的腰挂上面的笔记本真的记着一串墨尔本杯的赢家名单,墨尔本杯是当时澳洲主要的赛马活动。我查过这份名单是准确的,所以我猜这位女士戴着腰挂到了墨尔本杯的比赛场地记下了这张名单。

那些带去缝纫小组做针线活的腰挂也是各式各样,从最朴实的到穷奢极侈的,甚至还有些精巧到你永远都不会去用的玩意儿。很多挂件的作用更像是“炫耀”。针线用的腰挂一般会有一个剪刀包,顶针盒,有时会有卷尺和针轮,因为有时候缝纫针会错位到旁边。

那时还有另外一种腰挂,叫做“挪威式腰带”,在1870-80年代深受贵族与上流社会喜爱。这种腰挂的配件是随意拆卸的,可以换成扇子或者香水瓶,甚至针线工具。这种腰挂很昂贵,没有多少人能买得起。我收藏的那条挪威式腰带十分沉重,挂到模特儿身上会坠下来。真是想象无法承受之重。

我还找到另一件十分好的挪威式腰带,是为一位贵妇特制的,她是一位在新几内亚岛上画极乐鸟的画家【译注:可以参看BBC纪录片birds of paradise】。那是为她特制的,上面带着一个小小的颜料盒、装画刷的小盒子,小水罐,整件腰挂是纯银的。我还找到了一件是用来带去玩高尔夫球的,带着小小的记分卡和铅笔。女士们甚至会偶尔在腰挂上带上铅笔刀和开瓶器;腰挂上戴什么一般取决于她们的心情和需要。

一件腰挂上挂过最多的饰品大概有12、13件吧。我手头上有几张图画,上面印着大型的钢制的腰挂,它们都美得让人惊叹。当然,把它们挂在身上会叮当响;当佩戴者移动的时候,腰挂会发出一连串响声。修女们身上也带有差不多的东西,所以她们会在走近孩童的时候握住那些链子,孩子们就不会听到她们走近了。

腰挂的响声是很特别的,而且我想那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你的阶层。《潘趣》【译注:英国幽默与讽刺周刊,创刊于1841年,1992年倒闭】杂志上也刊登过几幅有名的漫画,讽刺了妇女佩戴钢制腰挂所带来的噪音。

 

 

 


19世纪漫画,讽刺家庭妇女身上用途繁多的腰挂。

 

最实用的那种就是挂着钱包和眼镜盒的。有一张很好的照片展示了一名战时妇女佩戴着一件钱包腰挂,一件钢笔腰挂,还有一个眼镜腰挂,这样她就可以带着所需的所有物品到处去了。

这就是为什么护士们也开始佩戴腰挂,因为她们可以用腰挂携带所有的基本必需品——体温计、剪刀、安全别针、包扎伤口用的止血剂等等。我不久前从一家儿童医院退休,如今那里的急诊室护士依然带着小腰包,装着钢笔、铅笔、温度计和剪刀。她们没有意识到她们带着的就是一个护理“腰挂”,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晚期。

她们通常都有一个盾状的小皮袋,里面有一个个小插槽用来放东西,好像一个轻便的高档男士工具包一样,或者她们只是很难改掉使用小皮包的习惯,就像红十字别针靠垫或者手表一样。

我还有很多图片上面印着护士戴着钢制腰挂的,不过我也看过一张护士佩戴纯银腰挂的照片。在我们悉尼本地的一间大型医院里面,有一张1895年的护士合照,而且我敢说上面有三分之一的护士都戴着腰挂,而且样式都不尽相同。

 


用以携带眼镜的不同样式的腰挂;

 

 


一副橱柜照片,摄制时间约为1885年,展示了一位穿着制服的护士佩戴着一件很长的腰挂,
上面带着针轮和剪刀。她手中握着一块表,那块表是用一条黑色丝带挂在脖子上的。

 

 

我见过的最有趣的的腰挂都是有特殊用途的,比如是护理专用、绘画专用、运动专用(比如高尔夫或者射箭)、儿童专用的或者专门用来挂在娃娃身上的。最漂亮的那些(用金、银、翠玉、宝石、金银丝等制造的)都是用来挂钟表、扇子、香水和钱包的。

最上等的腰挂出现在1829年的时装图样上,当时这种腰挂叫做‘硬币‘。这种腰挂是金质的,连着古玩、玉雕套件、象征性的钥匙和玛瑙盒坠。它横跨身体自然垂下,在腰带上形成环状。我有一些散乱陈旧的部件,那些真的玉雕纹章的历史则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到公元后的数百年间。当时人们在泛欧旅行【译注:从前英国贵族子女遍游欧洲大陆的教育旅行】期间都会收集这些玉雕纹章,我想当后来腰挂时尚出现之后他们就想到把这些纹章都连在一起组成腰挂。

 


这件腰挂与《时尚世界》中刊载的那件类似,
以玉雕纹章组成,尾端有一条钥匙和玛瑙雕制的小盒;

 

 


这件腰挂的实际佩戴效果

 

 

后来腰挂过时了的原因有几个:第一,是当时手表已经取代了怀表的地位(怀表以前是像胸针一样挂在背心或者链子上的)。女士手提袋也变大了,所以女士们可以把随身用品都放在手袋里,而不用把它们分别挂在身上。女性解放运动后她们变得更加自由了,可以随意走动,新的潮流则一波又一波涌来。一些女性如今仍然在使用针线腰挂,有时候还能看到她们的腰上挂着钱包或者钟表。

腰挂最让人惊讶的是它们的精巧。据我所知,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所博物馆有所有腰挂样式的收藏。腰挂完全被忽视了。

腰挂从没有真正大范围地流行,但是它们当时受欢迎的程度也足以让当代的一些女性杂志专门为此撰文。你会在一些腰挂分散在博物馆的展品当中,都主要是18世纪和19世纪早期的怀表腰挂。但是腰挂是当时女性时尚饰品的一部分,而它们从来没有被好好地展示给世人观赏。我觉得人们忽视了它的美感和多样性。

 


这件匠心独运的当代针线套装腰挂包括了(从左到右)一把卷尺,草莓状的磨针器,
内里用法兰绒固定缝纫针的针本,带套的剪刀,橡子状的嗅盐瓶,顶针盒,还有一个心形的针轮

 


 


订阅到QQ邮箱
分享到:

你可能喜欢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