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画报  

造型艺术:比约克——一个音乐奇才的造型史

我在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的一个鱼市里,见过正在买鱼的比约克(Björk)。即使在舞台之下,她身上也散发着不平凡的气息——有点像电影《火星人玩转地球》里伪装成人类女子的火星间谍,有种超凡脱俗的感觉,实在难以融入到周围的市井氛围之中。

现年47岁的比约克生来就与众不同,这跟她是冰岛人倒没有关系;相反,她酷似东方人的外表,在学校里为她赢得了“中国女孩”的绰号。她坦然接受着自己的与众不同,并独辟蹊径,做出了独特的自己。她正值、独立,也从不去评价或训斥他人。

20年前,她发行了名为《Debut》的个人专 辑,这是他首次以成年人的身份发唱片。不管怎么说,她已经祸害音乐行业近40年了,我就是受害者之一。我通常觉得,自己还算是个情绪比较稳定的人,但我一 听比约克就无法抽身,深深地陷入她的情绪,并且久久难以消散。她的感情通过她的声音冲破而出,仿佛她的身体里装不下这些情绪一样。如果我在逛超市时耳机里 传出她的歌,我会哭出来的,我憔悴的脑神经太容易受到她音乐的干扰了。

她和最时尚的设计师、摄影师、制作人一同共事。斯 派克·琼斯(Spike Jonze) 和迈克尔•冈德力(Michel Gondry)多次为她执导MV。她说性爱和音乐可以带来类似的体验,都能把快乐放大到极限。她与很多合作者都有过情侣关系。她是所有人心目中的缪斯女神。

下面我们就来回顾一下她的音乐和着装之路。

 

 

1977年

比约克5岁便投身于音乐学校,在学校的经历让她很快就开始恼怒。 “都是一堆贝多芬、巴赫之类的又老又烂的玩意儿,”她回忆道。她经常被叫进校长办公室,她却反而教育起校长该如何经营好学校。据她所说,一般情况下,都是在她哭一鼻子后不了了之。聪明啊。

后来,一位老师把比约克自己录的歌寄给当地一家电 台,她就此得到了一纸唱片合约。比约克的母亲代表女儿签了这个合同。由此,年仅11岁的比约克就发了第一张专辑(下图),封面可爱极了(封面也是她妈妈设 计的,一看就是个嬉皮)。唱片获得了白金销量,她也成了冰岛家喻户晓的明星。

 

80年代

虽然此时的比约克还是个年轻的姑娘,却已经开始对 自己的职业生涯有所规划。她对自己“流行歌星”的形象非常不满,拒绝了录第二张专辑的机会,开始专注写自己想写的歌,并找了一个在渔场的工作以维持生机。 她在几个朋克乐队待过,最终决定在 Tappi Tíkarrass乐队唱歌。“Tappi Tíkarrass”是冰岛语,翻译过来就是“塞住贱货的屁眼”。那些对她印象依然停留在乖乖女上的听众为此大跌眼镜,她的特立独行也对本该健康向上的女 权主义进行了极大讽刺——很难相信,左边的照片是她在16岁时的样子。


 

后来,她又加入了一个叫Kukl的乐队,更是开始 变本加厉。这支乐队隶属的厂牌,由英国无政府主义的朋克乐队Crass创建,他们开着货车在欧洲到处巡演,经常吃不饱,也没法洗澡,没地方躺平睡觉。 1986年那会儿,比约克剪了一个粗犷的短发,挺着大肚子以怀孕的形象和乐队出现在冰岛电视台上。对于一些观众,这实在难以接受,甚至有个来看他们演出的 老太太心脏病发作了。无论如何,比约克在这场向社会挑衅公德的战役中已经遥遥领先。

 

1993年

与很多曾公然与商业唱反调的乐队一样,Kukl后 来变身成为了独立流行音乐界的宠儿,并改名为The Sugarcubes。这不仅让世界上更多国家的人知道了比约克,并为她的个人音乐生涯重生也铺平了道路。多年来,她一直为自己写歌;在The Sugarcube乐队解散后,她搬去了伦敦,并将自己多年积累的作品公布于众。她在英国举行的个人首唱,犹如对人生初体验一般,有着在爱情中的挣扎,也 充满了美好与无尽的探索;在这次演唱中,她还把一首歌献给了自己的故土冰岛:“我踮着脚走到海边 / 置身于海洋之上 / 让它对我咆哮 / 我也对它在咆哮......”

当然,无论到哪里,都有人看不上她。一位接受不了她声音和风格的音乐编辑当时这样写道:“比约克听上去,就像一只要死的猫;而盘绕在她头顶那些小面包一样的发髻......我是在看星球大战吗?”

 


摄影:Juergen Teller

 

1997年

首演之后,接二连三的戏剧化的事情带给了她商业上 极大的成功,令人不安的知名度也随之而来。对于比约克来说,成名不但意味着登上杂志头条和高调的被打探私人关系这么简单,还包括在机场打人、被变态粉丝跟 踪、以及收到炸弹信件等事件。在舆论的压力下,她搬去了西班牙的马拉加,远离公众视线,把更多心思放在了音乐上。这些努力在同年发行的专辑 《Homogenic》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弦乐和电子氛围音乐混合搭配, 让这张专辑丰满华丽得如电影情节一般,她的声音也在情绪推动下不时绽裂开来。她在专辑封面上穿的衣服,更是由已逝的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亲自设计,将她之前古怪精灵的形象一下斩尽杀绝。她告诉《芝加哥论坛报》。“我当时是这么跟McQueen说的: 写这些歌的人,是置身于绝境的人,所以她很难不成为一名勇士,她是一名把爱当作武器的在战斗的勇士。”

 


摄影:Nick Knight

《Homogenic》的封面,仅仅是“比约克+麦 昆”这对疯狂神奇搭档合作关系的开始。麦昆还执导了专辑中那首“Alarm Call”的MV:片中,比约克爱抚着一条蟒蛇,最终变身成了一条食人鱼。另外,麦昆设计的闪亮半裸裙子还出现在了“Pagan Poetry”的MV里。在Fashion Rocks活动上,她的羽毛状礼服搭配那张钻石般的容貌惊艳了全场(见下图1)。她在拍摄“Who Is It”的MV时,也穿了麦昆设计的有些密集恐惧症的铃铛礼服(见下图2)。在麦昆的葬礼上,她在表演“Gloomy Sunday”时,她更是穿上了麦昆制作带有木质翅膀和鸵鸟毛的裙子(见下图3)。

 


 


 

 

2001年

2000年, 比约克出演了丹麦导演拉尔斯·冯·特里厄(Lars Von Trier) 的影片《黑暗中的舞者》(Dancer In The Dark)——这部堪称史上最悲惨的电影。在出演后,她发现自己很难从扮演的阴暗无情的角色中分离出来,并从此对拍电影敬而远之。在影片结束拍摄一年后,她告诉媒体:“我觉得自己这两年多来一直深陷这个角色。我一直觉得,自己去年夏天真的杀了人,”她与拉尔斯·冯·特里厄的关系,并不像与麦昆那样好;她表示,拉尔斯很少关心她的心理健康,并且摧毁了她的灵魂。她变得非常难过,据说她甚至吃掉了自己的一件羊毛衫。

在这部电影之后,比约克回到冰岛,潜心制作新专辑 《Vespertine》。这张专辑,是她和她的新欢美国先锋艺术家马修·巴尼(MatthewBarney)对情欲极乐的一支颂歌。这种幸福是渺小的, 也是巨大的,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亲密感。在“Cocoon”这首歌中,她这样唱道:“谁又曾知道 / 一个他这样的男孩 / 轻轻地进入我的身体 / 给予我无限幸福。”另外,她还在专辑的预告视频里全裸上阵。与此同时,有谣传说“Pagan Poetry"MV里那些抽象性爱场面的来源,其实是她与修·巴尼真人出演的DV自拍视频。无论如何,《Vespertine》整张专辑基本上就是一场情欲高潮。


在封面上,她穿的那套天鹅服饰(见下图)是为了迎 合专辑的冰冷主题专门打造的,出自英国设计师马扬·佩乔斯基(Marjan Pejoski)之手。她在2001年奥斯卡颁奖礼上穿的也是这套衣服,很多媒体都认为穿这身去走红地毯太失败了。“不就是件衣服吗,”比约克评论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

 


摄影:Inez Van Lamsweerde & Vindooh Matadin

 

 

2004年

2004年,比约克正在四处宣传她的第六张专辑 《Medúlla》。这张专辑主要由人声构成,其中还有美国嘻哈音乐人Rahzel和实验音乐家麦克·帕顿(Mike Patton)献声的beat boxing和咕哝口技。特别要提到的是比约克的发型师:我们猜想,这个发型师之前可能是个编竹条或织毛线的大师。他(或许是她)不紧不慢将比约克的一头 长发做成了奇特的形状(见下图)。最近,M.I.A.也用到了这个造型,看上去就像《纳尼亚传奇》里走出的人物。


除了疯狂的发型之外,“Triumph Of A Heart”这首歌也将《Medúlla》推向了高潮。这首歌的MV由斯派克·琼斯导演,讲述了比约克把猫咪幻想成自己的丈夫,最终忍无可忍后逃出去喝了个烂醉的故事。一如既往的怪诞超现实。

“Triumph Of A Heart”的MV


2007年

接下来我们看看专辑《Volta》里的比约克。这个疯狂的萨满巫师造型(见下图)和以往每个造型一样,也是以“传递专辑情绪状态”为目的的。《Volta》的整体刺耳音调,是对《Medúlla》缺乏节奏的回应。她从制作人Timbaland那里带回一些beats,把两人一起即兴创作的成果编排了进去。

 


摄影:Inez Van Lamsweerde & Vindooh Matad

 

2011年

“这是我最后一次做这种疯狂事,”在 《Volta》这次锋利的实验后,比约克这样说道,并决定回归纯朴,制作了极简风格的专辑《Biophilia》,全部作曲都在触屏平板电脑上完成。一方 面,《Biophilia》很注重歌曲的模式和结构;但另一方面,这种策略使好多歌听上去都像老旧的唱诗班作品。《Biophilia》的松散,让她之前 打造的招牌声音听起来让人摸不着头脑。当然,亮点还是有的——比如她那赤褐色的假发(见下图)。


 

现在

下面这张图,是比约克今年六月份在美国波纳若音乐 节(The Bonnaroo Music and Arts Festival)上的造型。看上去,她的演出服装就像闪亮精致的水母,帽子则像个海胆。实话说,我们可以看出她正在优雅地变老。时至今日,世界上一切自 认为“偏门古怪”的女歌手总拿自己或者被媒体拿来跟比约克比较,就像在比约克出现之前,所有此类女歌手都被拿来和Kate Bush比较一样。在面对女歌手时,人们总喜欢把她们相互比较,其实这么做没有任何道理,也没意义。没有人的声音能和比约克一样。除了音乐,她在精神、创 造力、改革创新等层面的影响也是无人能比的。对自己做出的任何怪诞举动,比约克从来没有掩饰过,因为她的音乐和她本人都代表着未来,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via作者:阿莱克斯·高德福雷(Alex Godfrey)

 


订阅到QQ邮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