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画报  

电影中的想象力

许多电影,因为其中凭借巨大的想象力设计出来的一些虚拟或者能够实物化的道具,而让剧情能够打动观众。下面给大家分享几例天马星空的电影中的想象力。

 

【有想象力的道具】

  分歧终端机——《AV-青春梦工厂》

  首先得感谢我们的老祖宗发明了“剪刀、石头、布”这样的猜拳游戏,彭浩翔大约是这种原始的解决争端和分歧办法的推崇者。在《青春梦工厂》中,他把猜拳游戏做了技术上的升级,发明了两个可以拆解或组合的带把手的塑料圆筒,当双方发生分歧时,将手伸入圆筒中各自出招,当圆筒拆解之时,双方都无法临时变招,这大大地促成了博弈中时间的统一性和公平性。《青春梦工厂》中爱做梦的男生们甚至坚信这项发明具备解决问题的可能性。于是,他们将这项发明用于申请政府贷款,筹钱圆梦——拍一部属于自己的三级片。这项发明虽然并没有为他们筹集到贷款,也没有最终解决巴以问题。但这项发明被冯小刚的《非诚勿扰》借用,被各大网店抛售,更被升级为最适用于GEEK时代应用程序,在电影中它是最具想象力的道具,电影之外,它的想象力依然在被继续延用。

 

  【有想象力的角色】

  实现梦想者——《甲方乙方》

  中西方以前的电影中常用仙人下凡或天使在人间来为民间老百姓圆看似不可实现的梦,天使或仙人也算得上是早期“圆梦公司”的服务人员了,冯小刚把这项服务业普及到了民间,在《甲方乙方》里,他让四个普通的小人物承担起了“你花钱,我帮你圆梦”的业务。同一个世界,不同的梦想,自打这“好梦一日游”业务启动以来,大大激发了民间老百姓们各款怪诞奇异的梦想,人生如梦,现代人最缺的也恰恰就是梦,《甲方乙方》中这群“梦想实现者”的角色是冯小刚的才智,当然,也掐准了物质社会中人们心底最软的梦想跳动的脉搏。而四个实现梦想的操盘手,在频繁走入他人梦想的时刻,或者也渐渐地想起了自己久违的梦。冯小刚的这个具有想象力的角色的塑造,既有创意,最重要的还有温情脉脉。

 

  鸟——《群鸟》

  相比自然界其他生物而言,啁啾鸣叫的鸟类大部分时间扮演者轻盈温和乖巧的“人类的朋友”这种角色,但当悬疑大师希区柯克邀它们入戏,它们势必要改变戏路,尝试崭新的角色性格。《群鸟》中,希区柯克打破了人与鸟类的平衡相处模式,鸟类在他手里变身为袭击者,给人类带来灾难甚至死亡。影片中,当人类破坏了他们与鸟类的相处规则,鸟类便成为了“有羽毛的敌人”,它们联合起来,密集地飞向波德加湾的一个小镇,野蛮地向人类发起进攻,它们撞门、敲击玻璃、啄人,把人们面对群鸟攻击时恐惧的情绪激发到极点。鸟类在希区柯克的想象力下发挥了超常的“演技”,同时,这部电影在想象力之外,也进一步引发人类对自身行为的反思。

 

  【有想象力的场景】

  吃成猪——《千与千寻》

  千寻跟随着父母穿过隧道来到了神庙,面前像是庙会一般出现各种美食摊位,父母无法抗拒食物的诱惑,酣畅淋漓地吃了起来,我们看见食物被筷子夹起,迅速且频繁地送入父亲张合的口中,紧接着——千寻的父母吃成了猪。饮食男女们跟随着宫崎骏的想象力大惊失色。虽说人们常常用“胖得像猪一样”来形容肥胖的身材,但谁能想到,谁敢去想,食物吃多了真的让人变成猪。当然,宫崎骏的想象力不会毫无所指,食物在他的动画世界里是欲望的体现,而“贪食成猪”也有着某种象征和警醒的意味,正因为这种象征性的想象力,是宫崎骏故事中对纯真的复苏。

 

  马桶天地——《猜火车》

  《猜火车》看起来是那种“丑陋”的电影,充斥着脏话、毒品、性等等一切的社会阴暗面,但这些都比不了其中最有想象力的马桶天地,在这个号称“苏格兰最脏的厕所”里,满地的水渍和污迹,马桶边缘四处是粪便和尿液的残留,男主角大便完后,忽然想起塞在他肛门里的鸦片掉入了马桶中,于是他把头伸进了马桶中试图捞回鸦片,却被马桶吸食进入了它的世界,马桶的另一端连接的竟是蔚蓝的大海。这个富有想象力的超现实场景也正是瘾君子们恋的“梦幻世界”,虽然有蔚蓝飘渺的美丽,但是这个迷幻海水下的水雷隐喻着丹尼·鲍尔想要表达的——毒品的幻象以及沉迷的危险。而这个“肮脏的想象”也无疑是电影史上绝不会遗漏的想象力场景。

 

  舞台变身——《黑天鹅》

  《黑天鹅》中的尼娜大多数时间里都活在分裂臆想的世界中,达伦把想象力投之于尼娜的臆想中,完成了她最后一段黑天鹅独舞中华丽的变身。舞蹈中的黑天鹅眼目血红,伸展开的双臂渐渐生出羽毛根部,随着舞步的旋转,她肩膀、背部的黑色羽毛迅速疯长着,与音乐、旋转速度不断加快的舞步浑然一体,在最后展开翅膀的一刻,黑色羽翼已然丰满。这黑天鹅舞台变身的场景中,情感色彩和力度节奏都得到了完美的体现。达伦用这个惊艳的羽化场景来粉碎了白天鹅阴暗鬼魅的欲望。也因这富有想象力的场景,才最终成就了白天鹅完美的谢幕。

 

  折叠城市——《盗梦空间》

  《盗梦空间》中俯拾皆是各种想象力,但其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非“折叠城市”莫属。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与艾伦·佩姬所站立的巴黎城区已经从空间结构变成了如纸片般可以90度折叠的城市地皮,爆炸迭起,街道翻转,火车冲上街头、酒店走廊旋转。人们被困囿于这折叠而成的立方体内部,于是这个城市就像死胡同一般,让人怎么也走不出去,而这种困局画面所蕴含的危险性,最根本的是直接关系到神经元的崩溃。这是电影中“筑梦师”的构建,是诺兰的想象力的发挥,也是空间解构及电影特效所呈现的开创性场景。


  未来交通——《第五元素》

  对于每天被堵在北京的路上欲哭无泪的人们来说,《第五元素》中的悬浮交通简直就是一场兼具“速度与激情”的美梦。在吕克贝松的未来世界中,交通已经实现立体化操作,360度无死角,空中悬浮式的多层次行驶路线,甚至是立面上的轨道,各类交通工具如密集织网一般,将未来世界的城市交通表现得繁荣新锐,麦当劳在空中,成了悬浮驾驶的司机们最便捷的快餐。甚至有移动寿司亭,直接悬浮行驶,进行空中上门服务。作为一部科幻电影中具备想象力的场景,悬浮交通的呈现无疑体现着人类对速度及革新的向往。当吕克贝松16岁写出这个剧本,作出这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呈现时,大概没有想到,有一天远在大洋彼岸的中国,人们会对着它电影中那驰骋无忧的“在路上”羡慕嫉妒恨。    

 

文字来源:博客大巴

❤新浪微博【创意画报社】(http://weibo.com/huanqiuchuangyi)

 

 


订阅到QQ邮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