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画报  

借山而居!一位画家花4000元租下终南山小院20年的山居生活,来感受下吧!

导读:87年的青年画家兼诗人冬子(张二冬)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这一年他在终南山花4000元租下一处废弃老宅的20年使用权,又花了几千元置办家居用品和改造房屋,就此过起了“悠然见南山”的隐士生活。近日他把这段生活发布到微信上,引起了轰动。所以别说有钱才能任性,关键还是看心态。


 

借山而居


 


 

终南山的云彩,不但可以盖宫殿,还可以揪一块,嚼着吃


 

第一步【起形】


 

首先,选一座山。

选择终南山的因素很多,足够写一篇长长的文章,只是更多的是对西安的某种情结,或者对民族性文化根基的某种依赖吧。


 

然后是找一院子,废旧的老宅租下来。


 

然后卷起袖子,就开干了。牛棚要拆,先不说牛棚本身已经岌岌可危,更多是牛棚的位置很不科学,不但让院子显得拥挤,并且会遮挡住正屋的光线。


 

叮叮咣咣,老龚帮忙


 


 

可是开阔了很多~→_→


 

搬砖我还是很在行滴


 

牛棚拆完后的地基,我挖了一个星期,起码有几百块石头。即便是一双手有小时候种地的记忆,这一个礼拜下去,也血泡累累了。


 

把一块一块石头搬进院子,在院门正对堂屋的位置,码出一条与院子宽度、比例适当,构成合理的,小路,再往缝里一铲一铲填上细土,接下来的任务就是 ,坐在门台上

抽支烟,等一场雨


 

院子收拾个差不多,就该屋里了。


 

老宅子常年烧炕,墙就变得很脏,刷墙这活我比较拿手,油画系毕业嘛,你懂得~~


 

干净就行了,而平整却会显得刻意,所以在改造老房子的时候,只需要刷白就行了,留着那些颗粒与斑驳,也许是质朴而又有极富美感的肌理。


 

铺地和吊顶,这就得花钱找大工了,我只能打打下手,和和水泥。


 

我比较喜欢砖地或者水泥地,只是山上砖是一块一块背上来的,所以将就用水泥了。

喜欢砖地(合缝齐整的青砖),其实还是美学上的偏爱,质朴,厚重。还有心里上的轻松了,弹个烟灰或者喝茶的时候泼出去的茶根儿,都不用太拘谨。

地板砖是最让人浑身不自在的材料,就像有些人因为裤子很贵,累的要死也不愿意坐到地上,太作。


 

屋里收拾差不多,也该慢慢搬家当了。孤家寡人,除了诗和画,也没什么有重量的家当,就这点东西。


 

画案很重要。700大元四张40乘2米8的松木板,案子是用来放工具的,就像茶壶是用来喝茶的,讲究一百万整页儿板的黄花梨还是几万块的紫砂,那是富家子弟炫耀的玩意,吃不饱饭的艺术家就别和人家比了。

当然话说的也有点死,有些是玩意儿,有些“玩意儿”是艺术品。从文化、材质、工艺等审美的角度去买一个玩意儿的人,和从价格的角度去买一个玩意儿的人,不是一个等级,不能一概而论。


 

我扛两张,孟老师扛两张,这是我背的比较重的物件了|>﹏<|。


 

邻居帮忙。


 

选了个好日子,放了鞭炮,朋友来喝个茶,就住下了。


 


 

第二步【铺色】


 

 

我偷偷告诉你一个美学的规律,你不要给别人说噶

“极简(造型)+朴素(材质)+高级灰(色调)”,这几个大关系控制好,就不用找设计师了。
钱和逼格无关,而纯手工的,都是奢侈品。这便是无意识和有意识的选择的区别。无意识的纯手工,就是农民身上的粗布衣,而有意识的纯手工,是时尚名媛的粗麻裙,同一块布料,同一款型,但价值却有天壤之别。这也是为什么总有人不明白毕加索画的和儿童画画的没什么区别,价值却有天壤之别,因为儿童是无意识的“拙”,毕加索却是有意识的“拙”。

返璞归真,“返”字是价值的体现,“真”的程度决定价值的高度。现代书法、口语诗、当代艺术等,很多密码都在这个标准里。


 

单身汉除了会做饭,针线活也得会一点儿,,囧


 

鹅先生有点抢镜啊


 

山里面很多木头,捡一些造型的节奏、线的构成比较完整的,可以用来做笔架或台灯架。

为什么同样一个材料的拐杖,有的形上只是比另一个形多扭曲了一点,价值上就可能一个是让人爱不释手的宝贝,一个是烧材都不心疼的木料呢?因为,就是多扭了那一点,它才符合“线”的美学标准。

你想,为什么每个人都画树,文人画里的树就美到极致呢?

而那个标准,就是艺术审美的高度。盆景亦如此,画画的有多好,其做盆景的价值就会有多高。

 

我有审美强迫症,囧。切菜的时候画线条,扫地都不自觉第要扫出草木灰的疏密......

药虽不能停,树还是要修的,要当成盆景修,修成一副文人画。趁熊大熊二不在。。。


 


 


 

第三步【刻画】


 

插花和选拐杖那个性质一样,都是艺术审美的产物。同样是一个瓶子插进去一束花,有的人就是把花插在瓶子里,有的就是插花艺术。

比如我看过日本有个艺术家的作品,有禅意,大师手笔。这都不是偶然的,点线面的节奏和情感都会注入里面。而这些注入并不是创作一样的思考,而是对艺术的认识、见解、鉴赏、修养等的沉淀,是潜移默化的,随手一扔。

哦对了,瓶子的器形、材质的选择也是“花”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台下十年功,台上随手一扔。


 

花和甜品一样,让人有幸福感。


 

西红柿是我的劳动果实哇~~图片太多了,回头专门放一篇晒小伙伴和吃的。


 

小玩意越来越多啦~~


 

荆芥菜~~我最喜欢吃了


 

东岭很缺水,大旱时每天挑水吃好烦银。


 

一束正在爬行的光。


 


 

我妈妈给我做的鞋子,可舒服了,,不给你们穿


 


 

小蘑菇,椒盐蘑菇好吃我爱吃。


 

我喜欢早上起来,看一会窗户钻进来的光


 

不是聊斋,实在烧材啦。


 

画大画是个曲折的事儿。


 

天上有一只红色的大鸟。


 

我的装逼小烟斗~~


 


 

我很宅。。。


 

小伙伴要有福同享~


 

大公鸡的三妻四妾


 

我不喜欢画画,也不喜欢写诗。因为我觉得任何企图对疼痛的表现,都不如直接递给他一把刀子。写诗只能是接近诗,而始终无法达到诗。

所以诗意地存在着,比写诗更重要。

但是我又必须画画,并且写诗,那是“诗意地存在着”之外的需求,比如“存在”。


 

鹅姑娘最近下了好几个蛋,我都快收一盆了~~


 


 

孟老师家的“可以”(头搭在门框上那位)来蹭饭


 

冬日之暄

我经常弄不清礼拜几,,囧

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会友】


 

孟老师


 

宋哥+李哥


 

何老师


 

黄哥


 

高非兄


 

丁威小伙伴


 

葱哥+洲洲


 

通愿师父


 

三队的邻居。。法号忘了


 

马立


 

徐老师,这可是真的老师。。美院带我课捏


 

增道长+大林+宋哥


 

李哥+孟老师+朱兄+我,的凳子


 

梁兄弟


 

翔宇兄弟


 

晒个自拍?

好德好德!


 

好大一张脸。。。竟然还P图!-_-||


 


 

 

租金?

20年,不要再问了,四千块钱。对,是20年四千块钱,不是四千块钱一年。

而整个院子租金加上我所有的家当和收拾屋子的钱,也不过花了一万多块钱。

事实证明,有个家有个院子,还有一个桃花源,并没有那么难。

所以,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

 

 

(来源:沐暄堂笔记 作者:冬子)

❤新浪微博【创意画报社http://weibo.com/huanqiuchuangyi

 

 

 


订阅到QQ邮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