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画报  

莫奈一生只画一个女人 此女就是前妻卡米尔

莫奈这一生只画过一个女人,那就是他的前妻CamilleDoncieux,以下简称卡米尔,那段艰难相守的日子,莫奈不厌其烦的画着卡米尔,后来卡米尔不幸盛年病逝,莫奈就此搁笔转而痴迷没有人物的大自然,虽然莫奈画作也曾出现过后妻艾丽丝和女儿们的身影,但人物的脸部十分模糊,似乎给人感觉,那飘动的仍然是卡米尔的身影,莫奈晚年一直不厌其烦地画着睡莲,静谧虚幻而凄美,其实这何尝不是卡米尔的化身呢。一个女人的骄傲不在于拥有多少爱慕者,而在于是否有一个男人终其一生为她弱水三千却有只取她一瓢,卡米尔无疑是令人艳羡的。

那么,卡米尔究竟有多大的能耐能让莫奈如此着迷呢?莫奈如此思念却为何要再续弦呢?

一、不被看好的爱情


草地上的午餐

 

1865那年,莫奈25岁,卡米尔18岁,因为《草地上的午餐》巨幅画作,他们在塞纳河边相遇了,那时卡米尔是他的模特,画中与其说有多位女子,不如说就卡米尔一人,数位女子五官身材并无多大区分度。画中的卡米尔是如此的温婉娴静,难怪莫奈会如此的着迷。尽管莫奈也不过是杂货商出身,身份不见得有多高贵,然而他的家人并不接受这位模特儿,他的父亲为了表示反抗,一度切断了莫奈的经济来源。现实的艰难并不没有夭折他们的爱情,反而日后证明卡米尔是愈发的旺夫女。

卡米尔(绿衣女人),1866 年,布面油画,德国不来梅艺术馆
卡米尔(绿衣女人),1866 年,布面油画,德国不来梅艺术馆

 

事实上,《草地上的午餐》从来就没完成过,然而也正因这幅巨作迟迟未完成,为了赶上年度官方沙龙展(这个平台很牛逼,在当时没有大众媒体的情况下,要想出名就只能靠它了),莫奈竟然短短四天完成这幅《绿衣女子》,并且还意外的受到好评,其实仔细看画作,你也可以发现与众不同。相比过去以贵族男女为主角的画作,莫奈的这幅实在是很突破,首先卡米尔不是贵族,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子,站在一个角落里,穿着一件平常的衣服,随意摆着一个动作,在当时实在是很突破当然也很革新。

二、先上车后补票了

1867,《摇篮里的杰·莫奈》
1867,《摇篮里的杰·莫奈》

 

现实总爱跟人开玩笑,《绿衣女子》的无心插柳却成荫了,而莫奈大受鼓舞、费尽心力创作的大型油画《花园里的女子》(2.55×2.05米)却没有被官方沙龙接纳,经济窘迫事业挫折的双重夹击,莫奈的心情可想而知,不过我们善解人意的卡米尔却并没有因此而离弃莫奈,相反在这些艰难的日子,总是默默地在身旁支持他,充当他的模特。甚至还在莫奈连最起码的名分都没法给她的情况下,为他生孩子。1867年,莫奈大儿子出生了。

三、有情人喜结良缘

1870,特鲁维尔沙滩上的卡米尔
1870,特鲁维尔沙滩上的卡米尔

 

事实上,只要感情深,铁杵都能磨成针。他们的爱情终于感动了莫奈的家人,1870那年,莫奈30岁,卡米尔23岁,孩子3岁,他们终于结婚了。并且在特鲁维尔海滨城市度过了甜蜜的蜜月。说到这个小镇,这可是法国著名女作家杜拉斯笔下曾经多次描写过的那个小城,她曾说“待我一离开特鲁维尔之后,我就有阳光亡失之感……”小意猜想,蜜月期的卡米尔该是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暂时逃离了岁月的繁杂琐碎,而在这短暂的时光,莫奈也不厌其烦地画着卡米尔。

1875年《散步:撑阳伞的女子》
1875年《散步:撑阳伞的女子》

 

婚后,他们搬到了巴黎近郊一个叫阿尔让特伊(Argenteuil)的地方,那个时候莫奈的事业还是处于不被认可的状态,生活充满困顿,特别是有了孩子后,柴米油盐成了不可回避的现实。不过那些艰难的日子并不妨碍卡米尔满心欢喜,真爱、阳光、草地、花香,大自然赋予的一切美好就都是免费的,不是吗?人生之花如此芬芳,又有谁会会想到几年后,她的生命会是这般凄凉的凋零呢?

 

来源:网易

❤新浪微博【创意画报社http://weibo.com/huanqiuchuangyi

 

 

 


订阅到QQ邮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