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画报  

10幅标志性普利策摄影奖背后的故事

普利策摄影奖设立于1942年,授予那些近代以来最深刻和辨识度最高的照片。自1967年该奖项分为两类:特写摄影奖和新闻摄影奖。这是10幅最具标志性的作品和他们背后的故事。

 

10.美士兵拖行越共:沢田教一摄于1966年8月19日

(American Soldiers Dragging Viet Cong Kyoichi Sawada, 19 August 1966)

这幅照片拍摄于Long Tan战役后的南越。在对澳大利亚军方发动夜袭后,越共被击退,图中的越共士兵是其中一名死者。

这幅作品揭示了长久待在战区后人们对暴行的冷漠。这张照片是对西方亲战态度和士气的重大打击。

 

9.沉重的脚步:保罗·瓦赛斯摄于1962年

(Serious Steps Paul Vathis,1962)

9

约翰·F·肯尼迪总统和前总统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在冬日的大卫营散步。肯尼迪刚刚问到艾森豪威尔怎么看待猪湾入侵失利。瓦塞斯说一提到这个问题,两个人的头都高高仰了起来。

 

8.约翰尼·布莱特事件:唐纳德·乌尔坎和约翰·罗宾逊摄于1951年10月20日

(The Johnny Bright Incident Don Ultang and John Robinson, 20 October 1951)

8

这组照片一共有6张,拍下了德雷克大学斗牛犬队的非裔美国籍橄榄球员约翰尼·布莱特的球场恶意伤人事件。

裁判解释说解决几起暴力事件(最终导致下巴破裂)不过是比赛的一部分时,这些照片证明了事实并非如此。这6张连续的照片显示对手是故意施暴的。目的明确而可恶至极,但更残酷的是对方球队的奥克拉荷马州立大学竟没有任何反应。尽管这起事件的照片引起了全国关注,犯规的球员却没有得到任何惩罚。

 

7.致命的好莱坞闹剧:安东尼·罗伯特摄于1973年

(Fatal Hollywood Drama Anthony Roberts, 1973)

7

罗伯特在那天下午走过好莱坞停车场时,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他看到一个男人坐在她身上,试图用拳头和巴掌制服她。当时罗伯特除了他的相机没有任何武器,于是他朝那个男人大喊他拍下了他的照片。

那个男人大声回道:“我不在乎”——然后接着揍那个女人,而罗伯特只能无助地看着。这场骚乱最终引来了保安,他命令那个男人快停下——但是他仍继续和那个女人扭打,而女人尖叫着喊救命,保安从一辆车顶举起他的手枪射向男人头部,射杀了他。罗伯特最后一张照片展现了保安叩响扳机前的一刻。

 

6.孤独的犹太女人:奥代德·巴利蒂摄于2006年2月1日

(Lone Jewish Woman Oded Balilty, February 2006)

6

这幅照片拍摄于以色列约旦河西岸的阿莫那地区。以色列政府认为阿莫那地区是非法定居者营地——无论他们是否是以色列居民——1万名警察奉命暴力驱逐那里的居民。

一位犹太女人孤身一人愤怒地站着,反抗一队身穿防爆制服的警官。他们试图将她推走,在她身后的房子里安置炸药。最终她被推向后面,险些被通过的他们踩踏到。巴利蒂说随即那个女人抓住其中一些人,追赶在他们身后,用希伯来语破口大骂。

 

5.射杀詹姆斯·梅雷迪斯:杰克·托内尔摄于1966年6月6日

(The Shooting of James Meredith Jack Thornell, 6 June 1966)

5

詹姆斯·梅雷迪斯,著名民权运动家,正带领游行队伍前进的时候后背遭鸟弹(射鸟用的小号铅弹——译者注)扫射。开枪的人叫奥布里·诺威尔(Aubrey Norvell),据报道他当时大喊:“我就想要詹姆斯·梅雷迪斯!”

神奇的是,尽管梅雷迪斯从头部到臀部都有伤,那63颗小子弹却没有一颗击中他的重要器官或脊椎。

图中梅雷迪斯痛苦地躺在街道上。他大喊:“难道没有一个人来帮我吗?”真的没有人帮他,但是该图摄影师诺内尔告诉他保持冷静,救护车就在路上。梅雷迪斯被送到医院,取出子弹,两天内就痊愈了,在队伍抵达杰克逊市前完成了游行。诺威尔被告服罪,在监狱里不停地后悔自己没有用大号铅弹。

 

4.西贡枪决:艾迪·亚当斯摄于1968年

(Saigon Execution Eddie Adams,1968)

4

这是有史以来最臭名昭著的一幅作品。摄影家艾迪·亚当斯随后会因自己在场而后悔,因为这幅照片将会毁掉持枪者和他的家庭生活。他叫阮玉湾(Nguyễn Ngọc Loan),南越陆军少将,还是国家警察局局长。

你在图中看不到的是为什么阮玉湾要对这名囚犯行刑。据信此人叫阮文敛(Nguyễn Văn Lém),当地越共领袖,正操纵一伙杀手对西贡地区的所有警官进行屠杀。他负责对几十个警察进行飞车射击或者击跑式攻击——如果攻击不到他们,他就转而击杀他们的家人。

所以他最终被捕获带到阮玉湾面前时,这位警察局长淡定地从皮套里掏出他的左轮手枪,射向阮文敛的太阳穴,其当即死亡。亚当斯根本不知道自己将要拍下的是什么。他说这张照片摧毁了美国所有的亲战主张。

 

3.福特罢工暴乱:弥尔顿·布鲁克斯摄于1941年

(Ford Striker Riot Milton Brooks, 1941)

3

1941年,密歇根底特律福特汽车工厂的工人们掀起罢工。他们要求涨薪,可是工厂拒绝了。一名试图遣散人群的工贼被四面八方的工人们围堵胖揍了一顿。他试图用上衣遮住脸部来保护自己。

弥尔顿·布鲁克斯拍了照迅速藏好相机逃跑了。他说罢工者又揍了那人一会儿就把他推开了,接着进行抗议。

 

2.旧日荣光的污点:斯坦利·福尔曼摄于1976年4月5日

(The Soiling of Old Glory Stanley Forman, 5 April 1976)

2

1965年马萨诸塞州波士顿颁布了废止公共汽车种族歧视的法案——直至1974年对这项改革的抗议已经成为严重而广泛的问题。1976年,斯坦利·福尔曼拍摄的这幅照片总结了整个危机:照片上黑人律师和民权运动家西奥多·兰茨马克(Theodore Landsmark)遭到一名白人少年袭击,少年名叫约瑟夫·瑞克斯(Joseph Rakes),而他所有的武器只是一面美国旗帜。

 

1.生命之吻:罗科·莫拉比特摄于1967年

(ThJe Kiss of Life Rocco Morabito,1967)

1

照片上电线杆顶端的两个电线工名叫兰德尔·钱皮恩和J·D·汤普森。他们俩正在进行常规维修,钱皮恩突然触碰到顶端的高压电线,是那种电流流过能听到“唱歌”的电线。4千多伏特进入钱皮恩体内,他心脏骤停(电椅的电流大概是2千伏)。

安全带阻止了他下落,正在下方向上攀爬的汤普森快速爬到他身边,对他进行人工呼吸。鉴于当时的情况他没法进行心肺复苏术,但他不停地往钱皮恩肺里吹气,直到感觉到微弱的脉搏,然后他解开他的安全带把他扛了下去。汤普森和另一个工人在地面上实施了心肺复苏术,护理人员到达时钱皮恩差不多已经恢复,最终完全醒来。

 

来源:前十网 作者:郑璐

❤新浪微博【创意画报社http://weibo.com/huanqiuchuangyi

 

 

 


订阅到QQ邮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