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画报  

一个年仅25岁的中国妹子,只身在纽约画画,她是登上福布斯艺术榜单最年轻的插画师

 

 

  “哈罗,你好。我是Victo。”电话的那头传来爽朗的声音,而这来自大西洋彼岸流畅粤语声音的主人,正是福布斯最新“30 under 30 ”(30位30岁以下)艺术榜榜单上最年轻的得主之一——倪传婧(Victo Ngai)。

  一个年仅25岁的中国妹子,只身在纽约画画。

  当西方人连拗口的“Ngai倪”都念不清楚的时候,却给了她极高的评价——“色彩斑斓的作品,为她赢得了一个长长的客户名单,《纽约客》、《纽约时报》、《连线》杂志、麦当劳。如此年轻的她,已经获得了包括(纽约)插画师协会(Society of lustrators NY)两枚金牌在内的一系列奖项……”

 “能登上福布斯榜单,我也很意外。”小妮子倪传婧一点都不拘谨,爽快地聊起来。

 

 A.不要只看到福布斯

  “我是去年的12月左右知道这事的。”倪传婧回忆道,“是由我的大学提名的,在入围之前我并不知情,所以非常意外。”幼年在广东、成长于香港,倪传婧在高中毕业之后就选择了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的插画系就读。

  “很多人都不太清楚‘插画’到底是什么。”瘦瘦高高的个子,倪传婧一头长发随风飘扬,乐观而独立的个性溢于言表。“在香港读中学的时候,大家都认为只有医生、律师才能挣大钱,才算是出人头地。而画画是‘不务正业’,或者是‘青少年的梦想,不切实际’。”

  可是,为了这个“青少年的梦想”,倪传婧选择的是坚持。

  她跑去跟妈妈谈心。“我妈只问了我一个问题:‘学插画?这样的职业很有可能没有饭吃。你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吗?如果你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我支持你。’”倪传婧笑了,特别认真地说:“当时,我可正是年少轻狂的年纪。我心里暗暗地说:‘哪有那么苦!’。”

  正是这份坚持,这份年少轻狂,还有来自母亲的支持,倪传婧决定在会考中增加艺术类考试,打开了她走向罗德岛设计学院这个世界一流艺术院校的大门。 “能入围我已经觉得很幸运了。”回忆起1月中旬福布斯揭开“30 under 30 ”(30位30岁以下)艺术榜时,Victo Ngai名字赫然在列。倪传婧开心地笑了。“你知道吗?也就是最近,我妈才真的放下心了,她真的怕我没饭吃。”


 


 

 B.不要为中国化而中国画

  翻开倪传婧画的插画,一阵浓郁的中国风扑面而来。

  纯黑的底色中,多少浓淡相间棕色的菊花开得正艳,半空中,一只暗红色的蝴蝶飞过,却被笼罩在一片如珍珠般的蜘蛛网中,而这张网,明暗间,凑成了一个骷髅头……这是倪传婧一张叫《茧》的插图,为祭奠偶像麦昆而作。

  “我很喜欢亚历山大·麦昆(注:英国时尚教父,于2010年2月11日自杀身亡)。我喜欢他每个设计背后的故事,喜欢他以犀利的裁剪赋予女性以魅力,更重要的是,我喜欢他那种在创作中体现的丰富却不安、美丽而迷人的死亡意识。”倪传婧静静地解

  释,“我的灵感来自麦昆的一句名言:‘死亡是忧郁和悲伤的,却也是浪漫的。因为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而生命是美丽的。有了死亡才有给予新生命的空间。’”

  如果黑色、骷髅头在西方中代表死亡,那么,画中精致的菊花、蝴蝶却蕴含着更深的中国味道——人淡如菊、化茧成蝶。

  为什么只有25岁、黑头发黄皮肤的倪传婧能吸引着西方的目光?

  “在国外,我画作里面的中国元素确实是一个卖点。”倪传婧很坦诚,“不过我并没有特意去叫卖异国特色。这些东方味道是在香港生活成长的烙印。表现的构图和意念是本土文化潜移默化的结果。就像提到浪漫的死亡,我会自然而然地想到化蝶,想到唯美的梁祝。”

  虽然很年轻,倪传婧却看得很透彻,“其实,好的作品,并不能依仗华丽的风格和修辞。我认为有好的意念,诚实的表达才能感动观众”。

 

 C.不要以为艺术这条路难走

  “我不觉得艺术是难走的路。”上了福布斯榜的倪传婧,特别想鼓励年轻人,“这世界上,样样都不容易。”

  她很少跟别人提起,由于是国际学生,毕业后一年内不能将学生签证变成工卡就必须离开美国,生活的压力让她早早在大学里便已经做起了“外快”——“那时候,我的大学老师Chris Buzelli,他的太太SooJin Buzelli正好在出版社工作,也是业内有名的美编。他常常把我们这些学生的作品推荐给她,她正好看中了我的作品。”这个偶然的第一次,让倪传婧顺利地把腿迈向了美国社会——大学毕业的时候,她已经出版了10多幅作品。

  她也很少跟别人提起,即便有优秀的作品,找工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刚毕业,我就马上搬到纽约求职,厚着脸皮给纽约时报的编辑发邮件。”那时候的倪传婧,只能租着远郊布鲁克林黑人区的房子、啃着便宜的饭菜,省下来的钱把自己的作品印成明信片发出去。“那一年我印了600张圣诞卡,每张卡背后都亲手写上自我介绍和作品的网页。那时候邮票可贵了,国内是38美分,如果要寄到加拿大,就得98美分。”正是这份执着,让她遇上了纽约时报的美编,也打开了发表的道路。

  “我是我自己的老板。”倪传婧说得很好玩,“很多人对艺术家都有一个误解,以为画家都不食人间烟火。其实,画画也是一份工作,一门生意,我就是给自己打工。不,我是在打两份工,一边是创作,一边是‘推销自己’。”

 

 倪传婧的“艺术人生”

  倪传婧眼中的中西方艺术生:“我没有正式在国内上过美术学院,但是我在本科的时候,看到很多来自中国的学生,他们的技巧性特别强,石膏素描都特别棒。”倪传婧对比指出,“但是美国的学生就注重个人想象力的发挥。我个人觉得,想象力应该更重要,技巧性的活儿可以由电脑代替,但艺术不是工厂出蓝图,必须通过想象产生。”

  倪传婧眼中的广州:“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有在广州住过一段时间,不过印象不深了。长大之后回来,发现变化很大。好像突然多了很多高楼。但是我依然怀念那些老老的城区,对,还有拉肠粉,很好吃。”

  倪传婧眼中的灵感:“做这一行,最怕的事情就是没灵感。灵感塞车的时候,太刻意反而出不了好东西。我一般会尽量放松,洗个澡,逛逛公园和博物馆,灵感会从潜意识里出来。”

  倪传婧眼中的生活:“刚开始工作,我担心的是租金、开饭问题,但是很自由,每次接到插画的活儿,都很兴奋,也很新鲜。现在长大了,也获奖了,工作稳定了,就会有另一种苦难。因为大家对你的期望高了,我总不能辜负我的‘粉丝’对我的期望吧。所以每几个月,我都会重新思考,之后的路要怎么走。”

图文整理丨Jane


来源:天下画廊

❤新浪微博【创意画报社http://weibo.com/huanqiuchuangyi

 

 

 


订阅到QQ邮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