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画报  

奢侈品牌手工坊的选址秘密:4 座欧洲手工艺古镇探访

        说到奢侈品,我们总是最先想到欧洲。在这片土地上,散落着许多规模很不起眼的小镇——尽管对大多数人来说,它们的名字十分陌生,但在奢侈品行业内,这些名字却是如雷贯耳,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现世,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这些小镇上,制衣、制鞋、制表、制香的传统工艺一代代得到传承。大自然为镇民们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手工坊长年累月的坚持,孕育出了不少拥有百年历史的奢侈品牌,把这些小镇塑造为业内传奇。如果你对欧洲的奢侈品工艺和历史有兴趣,不妨在旅途中对它们安排一次造访,不但能收获独特的旅行体验,很可能还会买到品质优异,价格又令人惊喜的好东西。


北安普顿(Northampton)| 制鞋圣地

 

        如果说英国算世界上的制鞋圣地之一,那么英国本土的制鞋圣地则在北安普顿。在这座“站立在男人脚上的小镇”,能买到全英国最好且最便宜的鞋子。

        说到皮鞋制作,人们最爱拿英国和意大利说事儿。这两个国家均出产高档男士皮鞋,意大利皮鞋设计风骚优雅,走在时尚的前沿,相比之下,英国皮鞋的设计虽然有时缺乏惊喜,却以过硬的质量赢得“值得穿一辈子”的美名。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曾说:“长远来说,一双优质的英国鞋就是一次好的投资,如果你很爱护它们的话。”
        话说回来,英国工匠们的确是奔着“穿一辈子”这一宗旨制鞋。时至今日,大部分英国鞋履品牌依然使用一种名为“固特异沿条(goodyear welt)”的缝纫工艺,简单来说,即鞋帮和鞋底外加一圈沿条后再缝合在一起,使鞋中底与大底之间形成空腔,鞋底若是损坏,亦不会破坏鞋面,可以反复更换鞋底来延续鞋的寿命。这样看来,穿一辈子也绝非不可能,比如布莱尔那双 Church’s 的黑色切特温德布洛克鞋,在他任职期间就曾高频率出现,陪伴了他整整十年。
        如果说英国算世界上制鞋圣地之一,那么英国本土的制鞋圣地则在北安普顿。这座位于英格兰中部的城市一度是英格兰首都。17 世纪 40 年代以前,北安普顿的主要产业是羊毛纺织和印染。1642 年,由于战争需要,由 13 名北安普顿鞋匠组成的制鞋小组收到了 4000 多双鞋子和 600 多双靴子的生产订单,用于装备去爱尔兰打仗的士兵。从此以后,北安普顿的制鞋业渐渐兴盛起来。
制鞋业能够发展成北安普顿的主要产业,离不开以下三样元素:牧场里的牛皮革、森林里的橡树树皮和流经小镇的尼利河(River Nene),后两者在皮革鞣制过程中不可或缺。
        几个世纪过去,北安普顿依然固守传统的制鞋手法。最初,那里的鞋匠都是以家庭小作坊的形式纯手工制鞋,直到 1857 年,用于收拢鞋面的辛格缝纫机从美国引进,庞大且昂贵的机器难以在家中使用,那些历代在家中工作的鞋匠才陆续加入工厂。到 20 世纪 40 年代,北安普顿共有 240 家制鞋工厂,其中 34 位鞋匠拥有自己的品牌。
        随着现代工业的冲击,现时的北安普顿已不复当年光景。尽管如此,一些历史悠久、标榜手工制鞋的皮鞋品牌仍以此为家。
        1957 年,Church's 在北安普顿圣詹姆斯大街揭幕了新的工厂,如今这里仍然是品牌的全球总部。工厂有 350 名工人,每周大约出产 5000 双新鞋。不过,这每一双鞋都要花费将近 8 周时间、250 道手工工序才最终完工出厂。若有机会前往北安普顿,不妨去趟 Church's 的工厂店,说不定能在一堆断码和过季的鞋履中挑选到中意的款式。

        1957 年,Church's 在北安普顿圣詹姆斯大街揭幕了新的工厂,如今这里仍然是品牌的全球总部。每一双 Church's 皮鞋都要花费将近 8 周时间、250 道手工工序才最终完工出厂

        除了 Church's,John Lobb 和 Crockett & Jones 的工厂也同样对游客开放。作为男鞋品牌的佼佼者,John Lobb 的制鞋工坊始终留在北安普顿。无论是皮革选择还是装配技术,John Lobb 都遵循着英伦美学,每双鞋履要经过一流工匠多达 190 道严谨的工序方可完成。另一家留守此地的英国鞋履界老牌 Crockett & Jones,目前大部分店铺开设在伦敦和巴黎。除了生产自家的鞋履,Crockett & Jones 同时也为 Polo Ralph Lauren 贴牌生产。

        作为男鞋品牌的佼佼者,John Lobb 的制鞋工坊始终留在北安普顿

        维多利亚时代,有一个瘸腿的男孩打包了那些手工制鞋的小工具,只身来到伦敦闯天下,那个男孩就是约翰·罗布(John Lobb)

        除了购买物美价廉的手工皮鞋外,若是对制鞋工艺及鞋履设计感兴趣,你还可以前往参观北安普顿博物馆。这座博物馆从 1870 年开始收集鞋子,现已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鞋履收藏系列,展示了从古埃及到现代北安普顿鞋匠们参与设计的 12000 双鞋子,其中包括维多利亚女王在婚礼上穿的白色锦缎婚鞋,以及电影《红菱艳》中女主角莫伊拉·希勒(Moira Shearer)的红色芭蕾舞鞋。


格拉斯(Grasse)| 南法制香小镇

 

        对于香水爱好者来说,浪漫的巴黎也许只是寻香途中必去的一站,位于法国南部的小镇格拉斯才称得上是香水的摇篮。

        不少人可能是在德国小说家帕特里克·聚斯金德(Patrick Suskind)的作品《香水》中第一次认识格拉斯(Grasse)的。小说主人公格雷诺耶在这座小镇杀死了二十五名美丽少女,用她们的体香制成世界上最诱人的香水。格拉斯的雅号“香水之都”也因此传播出去。
        在现实生活中,格拉斯的确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制香小镇。它毗邻尼斯和戛纳,依山傍海。这里盛产茉莉、玫瑰和蔷薇,到处洋溢着迷人的地中海风情。200 年前,第一家生产香精香料的工厂诞生于此,自那以后,香水制造业就在这座小城扎根发芽。今天,几乎 80% 的法国香水都出自这块弹丸之地,其中包括著名的 CHANEL No.5,以及时髦人最爱的著名香氛品牌 Diptyque。

格拉斯毗邻尼斯和戛纳,依山傍海,一年四季都沐浴在阳光下

几乎 80% 的法国香水、香氛都出自格拉斯,其中包括时髦人最爱的著名香氛品牌 Diptyque

        16、17 世纪的格拉斯并没有如今这么光鲜。当时,格拉斯的主要产业是皮革制造与出口。由于传统手工作坊大多使用橄榄油熟皮技术,生产出的皮革成品会伴随严重异味,因而当地人进行技术改革,用迷迭香、薰衣草等芳香草本作物来提取精油,掩盖皮革制作过程中可能产生的难闻气味。很快,这种芳香精油除臭法受到皇室贵族的认可和青睐,不少官员被派驻格拉斯,专为宫廷研制提取香料,香料业也逐渐在格拉斯落地生根。
        到 17 世纪中期,香料种植业和提取技术在格拉斯蓬勃发展,也催生出“调香师”这一职业。今天,调香师常被人们称为“艺术的创造者”,谁又曾料到,早期的调香师却是在皮革制造间里与难闻的牲畜皮料相伴的“臭皮匠”。
18 世纪,路易十五登基。这位对香水几近狂热的国王,将香水的地位推向巅峰。他的皇宫香气四溢,巴黎人追随这一风尚,使得整个城市一改浊臭难闻,洋溢出浪漫的香气。为了满足皇室对香水的需求,法国南部开始大量种植香料花卉。19 世纪 40 年代,世界上第一款合成香料“香兰素”诞生在格拉斯。
        格拉斯的香料业如此发达,得益于它的地理位置和气候。它位于地中海和南阿尔卑斯山之间的过渡地带,气候冬暖夏凉。山谷将融化的雪水和雨水汇集,为花卉种植提供了有利条件。这里盛产的五月玫瑰和格拉斯茉莉都被专用于研发香水,曾让历史上许多伟大的调香师们灵光闪现。1921 年,嘉柏丽尔·香奈儿女士邀请恩尼·斯鲍(Ernest Beaux)调制历史上第一款抽象意义的香水“香奈儿五号”,其独特的乙醇花香配料就含有来自格拉斯的紫罗兰、茉莉和五月玫瑰等八十多种昂贵香料。
如今,格拉斯每天都接待着来自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游客们能在格拉斯的国际博物馆里找到四百多年来和香水有关的一切,甚至亲眼看到最古老的香水提取过程。

游客们能在格拉斯亲眼看到最古老的香水提取过程

        格拉斯目前拥有四十余家香水工厂,其中弗拉戈纳(Fragnard)、戛里玛(Galimard)和莫利纳尔(Miolinard)三间制造厂对公众敞开大门,配有专业解说员进行免费讲解。弗拉戈纳规模最大,也是当地最古老的香水厂之一,在这里,参观者可以了解香水制作流程,还可以买到物美价廉的产品。莫利纳尔向游客展示形形色色的香水容器。戛里玛香水厂则鼓励游客在香水师的指导下调配香水,找到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香气。

弗拉戈纳规模最大,也是当地最古老的香水厂之一

        除了这些流传百年传统手工生产的香水厂外,Dior、Chanel、Armani、Diptyque、Kenzo 等知名奢侈品牌的香水都在这里进行原料研发。由于运费关系,这里的香水比巴黎便宜许多,络绎不绝的游客中很少有人空手而归。


比耶拉(Biella)| 意大利羊毛面料发源地

 

        在时尚之都米兰的 80 公里外有一处地方:这里风景宜人,远离闹市,制衣面料工厂比比皆是。不少顶尖时装品牌如 Ermenegildo Zenga、Loro Piana 都发源于此地。它的名字叫作比耶拉。

        位于意大利西北部的比耶拉省,对于许多人来说十分陌生,它的面积大约只有米兰的一半,但它在时尚业界的地位却丝毫不逊于米兰。比耶拉,是 Ermenegildo Zenga、Loro Piana 等许多著名时装品牌的诞生地,也聚集了一批顶尖的羊毛面料纺织厂,因此被称为意大利的“羊毛纺织机”。
        比耶拉省内有 82 个市镇,最著名的当属其首府——一座同样名为比耶拉,面积仅有 46.68 平方公里的小镇。
        比耶拉镇四面环山,奔腾的河水咆哮着穿过阿尔卑斯山脉,为当地的纺织业提供了天然的有利条件:丰富的供水能清洗羊毛,亦可用其水流动力来转动织布机。750 年前,纺织业在此兴起。根据历史考据,这里在 1245 年就颁发了针对羊毛纺织产业及工匠的章程。到了 17、18 世纪,纺织业已成为当地支柱产业,随着现代机械的引进,这里诞生了不少面料工厂,也渐渐成为意大利面料纺织重镇。
        纺织业在比耶拉镇发展得热火朝天,周边几个小镇也纷纷加入。其中的佼佼者当属特里韦罗(Trivero)和瓦莱莫索(Valle Mosso)。
        特里韦罗称得上人杰地灵,这里有令老饕们惊艳的红酒,亦是顶尖男装品牌 Ermenegildo Zegna 创始人埃尔梅内吉尔多·杰尼亚(Ermenegildo Zegna)先生的故乡。除此之外,这里还诞生了闻名世界的高级羊绒品牌 Loro Piana——它不仅垄断了地球上最纤细、最矜贵的羊毛,更成为世界羊毛纪录挑战杯的举办者。
        1910 年,年轻的埃尔梅内吉尔多·杰尼亚在他的家乡创立了杰尼亚羊毛纺织工厂(Lanificio Ermenegildo Zegna)。最早这个工厂只是个简单的小作坊,从区区四台织布机起步,“当时,特里韦罗镇上的人们都不知道该把我父亲想成什么好,一个疯子,还是个梦想家?”杰尼亚先生的儿子奥尔多·杰尼亚(Aldo Zegna)回忆道,“他们都认为我父亲不是脚踏实地的那类人,事实上,他对梦想的追求远比镇上人们所看到和了解的坚定得多。”

        1910 年,年轻的埃尔梅内吉尔多·杰尼亚在家乡创立了杰尼亚羊毛纺织工厂。他不远万里深入澳大利亚、蒙古、南非等地,寻找品质最上乘的羊毛、山羊绒、马海毛,再将它们一路运回特里韦罗的工厂总部

        奥尔多的父亲不远万里深入澳大利亚、蒙古、南非等地,寻找品质最上乘的羊毛、山羊绒、马海毛,再将它们一路运回特里韦罗的工厂总部。他坚持在这座坐落于海拔 700 米的群山中的工厂内完成衣物的制作。工匠们夜以继日,将这些珍稀天然纤维制成顶级纱线,最终织成柔软且坚韧的上乘面料。
        杰尼亚先生最初的直觉和判断决定了 Ermenegildo Zegna 今日的成功,有着同样直觉和坚持的,还有位于瓦莱莫索的顶尖面料纺织厂 REDA——它也是 Ermenegildo Zegna 的合作伙伴。

        企业家的直觉,让 REDA 的创立者卡洛·瑞达选择在比耶拉省内水土最好的区域瓦莱莫索小镇上建厂

        早年,REDA 的创立者卡洛·瑞达(Carlo Reda)先生收购了一家旧纺织厂,也就是 REDA 毛纺厂的原型。企业家的直觉,让他选择在比耶拉省内水土最好的区域瓦莱莫索小镇上建厂。“我们流行说一句话:‘水可以帮你做到最好’。”REDA 全球传媒总监法布里齐奥·亚历山大·高杰(Fabrizio Alessandro Goggi)告诉记者,瓦莱莫索水域中富含离子,为羊毛的精梳加工缔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瓦莱莫索水域中富含离子,为羊毛的精梳加工缔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尽管大部分小镇居民今天依然从事着纺织行业,但这并不代表比耶拉省仅仅是个手工业基地。为了发展经济,不少小镇也开发出如品牌工厂店、奥特莱斯等吸引游客的项目,比如桑迪利亚诺(Sandigliano)小镇上的 The Place Luxury Outlet,就已被时尚爱好者列为意大利购物必去的地方之一。这里位于米兰到都灵的途中,从米兰出发大约一个半小时左右车程。GUCCI 和 Ermenegildo Zegna 都是这家奥特莱斯的镇店之宝。


拉绍德封(La-Chaux-de-Fonds)| 世界制表业的心脏

 

        拉绍德封位于瑞士西北部,地处侏罗山谷的环抱之中。几百年来,许多制表工厂在这里建立,小镇的发展也与制表业紧密相连。这些工厂跨越了百年的历史,从封山的皑皑白雪中蜕变而来。如今,它们仍然坐落在这个静谧的小镇上。

        拉绍德封,在 16 世纪建立之初,这里的居住人口仅 35 人。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宁静小镇,从 20 世纪初便成为世界制表业的心脏地带——1900 年,从小镇生产输出的手表就已占据世界手表产量的 55%。 
        这座瑞士小镇距法国边境只有几公里,是连接纳沙泰尔、比尔、汝拉地区的交通枢纽。1000 米的海拔一方面使之成为欧洲海拔最高的城镇,另一方面也为镇上的居民带来现实的困扰——寒冷、水资源紧缺,意味着百姓无法务农,生活来源岌岌可危。于是,一群精通机械,擅长制作机芯的钟表工匠决定在这里以制表谋生。它便利的地理位置,为手表的进出口贸易提供了极大的优势。
        皮埃尔·雅克·德罗(Pierre Jacquet-Droz)就是最早在拉绍德封创办表厂的钟表工匠之一。1738 年,年仅 17 岁的他就在镇上的 Sur le Pont 农场建立第一家表厂,开始制造和销售钟表和座钟。还记得电影《雨果》中出现的机械人偶吗?那便是他的发明——配备音乐装置和机械驱动的“自动人偶钟”。

        皮埃尔·雅克·德罗就是最早在拉绍德封创办表厂的钟表工匠之一

        可以说,拉绍德封是完整的工业时代的产物,无论街道、建筑还是住宅、工厂,都是为了满足当时兴起的钟表业而规划。过去,人们在家庭作坊中生产手表。在没有大规模电力供应的时代,房屋的采光对制表师就显得尤为重要。宽阔的街道使住户不受彼此房屋阴影的影响,得到更多采光,另一方面也能有效地防止火灾——小镇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一场大火,之后整个城区被重新规划,城市布局就像棋盘一样整齐有序。

        坐落于瑞士拉绍德封的卡地亚艺术大师工坊汇集了钟表业最珍贵的大师工艺

        17 世纪,制表成为小镇最兴旺的产业,也是大部分家庭的收入来源。全民制表的辉煌景象曾令马克思震撼。他在《资本论》中将拉绍德封形容为“巨大的手表工厂小镇”。
        到 19 世纪末,小镇的制表业开始逐步转型,简陋的家庭作坊手工业渐渐为规模化的工厂取代。最早期的制表厂都以钟表工匠的名字命名,比如皮埃尔·雅克·德罗的雅克德罗(Jacquet-Droz)、让·佛朗西斯·维亚(Jean-François Bautte)和康斯坦特·吉哈特(Constant Girard)创办的芝柏(Girard-Perregaux)。随后,越来越多的手表品牌选择在此设立工厂,其中包括卡地亚(Cartier)、尚维沙(Jean Richard)、百年灵(Breitling)、昆仑(Corum)、摩凡陀(Movado)、香奈儿(Chanel)等。

        早期的制表厂都以钟表工匠的名字命名,比如康斯坦特·吉哈特创办的芝柏

        从造型到机芯,卡地亚腕表是能工巧匠的心血结晶

        这些工厂大多都不对外开放,只有雅克德罗是个特例。2009 年,尼古拉·G·海耶克(Nicolas G. Hayek)重新执掌雅克德罗钟表公司,并于 2010 年在拉绍德封创立了全新的高级钟表工坊,对公众开放。游客只须提前预约,便可一览世界最早制表品牌之一的古董时计藏品。GP 芝柏表的博物馆也非常值得一去,博物馆位于马基列特别墅(Villa Marguerite)内,收藏了各款珍贵罕见的 GP 芝柏表,腕表收藏爱好者们可以通过预约的方式,参观这座集合了时间与工艺的宫殿。
如果参观完工厂和博物馆还觉得不够过瘾,不妨去逛逛瑞士最大的钟表博物馆——国际钟表博物馆。这里是钟表爱好者的必到之处,里面有超过 4500 件展品,其中包括 2700 只手表和 700 只挂钟。从古老的日晷钟表到如今先进的精密钟表,都记录了钟表业发展的历史。

 

 

来源:外滩画报

❤新浪微博【创意画报社http://weibo.com/huanqiuchuangyi

 

 

 

 


订阅到QQ邮箱
分享到:
  下一篇: 可乐瓶做的萌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