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画报  

这位90后女孩靠捡破烂将2000平废厂房改造成创意工作室

文刀米简介:关于服装设计、插画等视觉艺术;设计师与艺术家的专访;服装行业评论以及流行趋势分析;我个人原创的小米系类(摄影+手绘)。文风会在女神与女神经之间随意转换,隐藏于我内心深处的段子手真身会不定期出现。

 

这丫头刷新了我对90后的看法。她用各种捡来的破烂装出了逼格不低的工作室。我本以为这只是一个关于创意的故事,结果,我哭了半个小时。

李丹丹,独立摄影师,2014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的传媒学院,她获了有来头的奖,本来去上海工作,但是,为了实现自己的工作室梦想,还是回了南京。她没几个钱,但是有不少朋友,于是,在跑遍了各种破工厂后,把工作室安在废弃的南京一处偏远的工厂,一个我第一次去以为只有鸟会生蛋、人买不到水的地方(关于这点我错了,后面会说)。然后,她捡来了各种破烂,一点一点装修这个四百平的大房子,不知道房子外一千多平的地方她要捡多久垃圾才能收拾完。

 

破烂堆成的工作室

 

先看看这个工作室以前的样子。

建筑里面的样子坑爹得超乎你的想象,全部是超大坑,还有大水泥桩子,这张图里没有,脑补一下吧。可见工程量有多大,我以前也惊讶过,这姑娘着了什么魔要租这么个破地方。当然了,价格便宜量又足。

 

建筑外,全部是杂草野树,这张看起来算美的,但是你们不知道,要从外面走到这座建筑的小路都被树全部遮盖了,丹丹和她的小伙伴砍了好几天才砍出一条路,以及周围的路。

 

看现在的样子之前,补充说明几点:丹丹几乎没有请工人,她的工作室400平,她可以使用的全面积近两千平,从房租到装修至今,只花了大几万,所有装修都是她和小伙伴自行完成的。

 

现在的样子

 

别处淘汰的砖头,丹丹收来自己铺设的门口小道。

 

以前厂里的冷却池,因为雨水形成了一个小池塘,捡来的树枝做了篱笆,捡来的破铁壶成了花盆。

 

旧马桶没舍得扔,躺在草地上继续发光发热。

 

捡来的铁架子,捡来的锅碗瓢盆,以及杂草重生的园区里的植物。

 

捡来的木箱继续种草。

 

进门。捡来的家具围了个类似客厅的空间,丹丹(右)和她的朋友赵寅希聊天。图中能看到的所有物件都是捡的,除了樱桃和人。哦,还有一个玻璃瓶是宜家的。油画是小伙伴王俊的创作。

 

丹丹递给了我一个桃,她说是昨天在院子里,偶尔遇到一颗野桃树,摘的。甜死了。丹丹,你手气怎么这么好。

 

吃桃子的时候,我坐在这玩意上面,丹丹叫它沙发。两轮胎,加一个买的垫子,对,你么看错,草垫子是买的。还有一个靠垫,拼成了沙发。丹丹和小伙伴们坐着的沙发都是捡来的。

这个超大空间,两面全是大窗户,这是向阳的一面。眼前的所有东西,也全是捡的。书是朋友赞助的。她爱捡破烂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于是,小伙伴们要扔啥了,先问她,哎,你要吗?

 

捡的瓶子,捡的雨靴,摘的野花。这是刚那张图书架的最顶端。

 

那个不锈钢水瓶好像不是捡的,其他不是捡的就是别人不要了赞助的。对了,这个木架子也是捡的。

 

在她的工作室里,花盆是最丰富的,捡来什么是什么。居然挺搭。

 

架子旁的书桌。捡的花盆,多肉是买的,不容易,居然是买的。。干了的花是院子里折的野花。干了的植物丹丹都不扔,她觉得很美。

 

捡的木箱子做了花盆。

 

桌面。那个蛾子死了,干了,然后就这样躺着,丹丹说很美,花也是如此。

 

山里捡来的大枯木头,被吊了起来作为装饰品,当然,它还是置物架。这个坡脚铁架子显然也是捡来的。

 

所以说它是置物架。里面有捡来的小破盆装着仙人掌。

 

捡来的破铁架子做了个灯,配着捡来的大树枝,捡来的小干树枝,插在捡来的缸里。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其实丹丹的真身是机器猫。

 

这是丹丹捡的另一个木架子,另一个大缸子,以及另外一戳干树枝。

 

大空间一头有一间会客室。又是捡来的树枝,捡来的大箱子变成了小茶几,天了努,快看,整套新茶具,而且不是捡的哦,别人赞助的!丹丹,你敢买点东西吗?

 

换这个角度看会客厅,是为了突出一下灯,对,它又是哆啦A梦用捡的盆做的。

 

看起来吓人,爬起来更吓人。上二楼必须爬这个破梯子,对,又是哆啦A丹用捡来的破铁楼梯自己再加固焊的,旁边的花盆、花架子都是捡的。

 

楼上,丹丹捡来的小野猫刚刚生了宝宝。丹丹说猫爸爸是只黑猫,丹丹表示,黑色的猫心很野,向往自由,常常不着家。您真是操碎了心。

 

小猫另一头是卧室的样子。在这个窗户能看到的风景也很美。

 

这个空旷的空间里,白墙面积不大,因为全是大窗户,少少的墙面挂了丹丹的摄影作品,以及同是工作室房客之一王俊的油画。

 

丹丹说,之所以喜欢这里,最初就是因为大窗户。

 

为了有今天和明天,丹丹和她的小伙伴经历了什么?不忍直视。

 

最开始,这里没水没电,一切都要自己接,接电线,接水管。这群90后怎么做到的我不敢想。

 

厂房里有非常大的水泥桩子,必须用机器敲平,本来他们请了工人,一天要一千多,请了一天后,他们学会了怎么用这个机器,于是借了机器自己敲。图中的男孩就是王俊,他的手是拿画笔的,当然,这活大家都得干。

 

还有比这更凌乱的样子,这已经整理了部分。

 

不再忆苦思甜了,总之我第一次见丹丹,是冬天,带着模特去还没装修好的工作室拍片子,见她第一面的时候,我惊呆了——黄黑的村妇,穿着超大的破旧的外套,一身的灰,完全不是微信头像里白嫩的样子。我嘴贱,直接问她了,她说搞装修搞的,还有烧什么材料,熏的,而且她常常住那时还简陋得吓人的工作室,别说搽护肤品,洗个脸也不容易。

 

多啦A丹

 

我很疑惑,这姑娘为什么什么都会做?家装工人还分水电、木工呢?她一个拿相机的这不科学?“女汉子”这词跟她都不配,她分明就是铁汉子,她和小伙伴干的那活一般人都做不来。

丹丹摄影作品《同甘共苦》,该系列获得由玛莎拉蒂赞助的首届海神杯世界摄影大赛七强

 

然后,她跟我讲她的成长历程。丹丹跟我说了一个多小时,我知道,公众号的文字太多没人看,但是,我一定要把这些写出来,如下:

 

我是河北定州农村里长大的孩子,妈妈没上过学,不认识字,在家做农活。爸爸是木匠,常常在外打工,家里条件非常不好。我还有个姐姐,姐姐从小喜欢画画,有天赋。因为她常常画画,所以就不用干农活,我就干各种各样的农活,跟男孩一样。

 

初中的时候,我学的是体育,因为我跑得快。跑得快,是因为常常给妈妈跑腿,每次给妈妈跑腿,妈妈就会给我一毛钱,一毛钱对我来说,真的很多,特开心。村里学校有体育比赛,获奖的可以奖励一个本子,我特想要那个本子。初二的时候,参加接力赛,不小心肌肉拉伤,做了手术,妈妈跟我说:你不就是为了那个本子吗?别跑了,我给你买。

 

后来,我就不再学体育了。不过也没想过学美术,反而是老师要我画画,因为我姐姐那时候画画很好,老师觉得我也行。我就这么开始画画的。

 

丹丹摄影作品《同甘共苦》

 

高二那年,过年,爸爸车祸。我把家里一毛钱、一分钱全部翻出来,带到医院。住院交了四千,这是家里所有的积蓄。我签了三次病危通知书,因为没钱,只能保养治疗,我每天照顾爸爸,他醒了后,只认识我。那次,老师借给了我一万,学校和全村组织了捐款。妈妈不会写字,让人把所有捐款人的名字记下来,她说,钱虽不多,但救了你爸爸的命,这些人你都要记着,要感恩所有的人。你以后如果生活条件好了,要回报大家。欠了很多债,但我爸爸挺过来了。现在一回家,老年人都往家跑,说丹丹回来了,丹丹回来了。

 

爸爸后来在家调养,我跑遍了所有的药店,还学会了打针。实在太穷,妈妈跟我说,要不别上学了。我说行。我爸知道了,说要去死。我说干嘛要死,好不容易把你救活。爸爸说,丹丹如果不上学我就死。我就还是上学了。现在爸爸一点后遗症都没有,也很开朗。

 


丹丹摄影作品《追忆——自拍像系列》

图中是她与妈妈

该系列获得索尼世界摄影大赛学生专业组十佳

 

后来考上了南艺。上大一,家里卖了很多东西,然后拿出了所有积蓄,还跟亲戚借了钱,总算凑出了学费,以及1000元生活费。这1000元,我用了两三个月(2010年)。大一大二的时候,我得了抑郁症。那时我很孤独,因为穷,有点自卑。而且,到了学校才知道,学摄影要买专业相机,很贵,原本我以为卡片机就可以了。

 

大家都有了相机,我没有,所以每回上课要出去试拍我都不去,没有相机,觉得借用别人的也不太好。当时自己性格也不好,有点像林黛玉,比较敏感,那时就已经有些抑郁了。

 


丹丹摄影作品《追忆——自拍像系列》

丹丹说她是村里唯一会开拖拉机的姑娘

 

1000元用完后,我就开始找代课赚钱,冬天去常州代课,真的很冷,睡的床上什么都没有,没有垫的,没有盖的,睡在床板上,后来才找了点盖的。代课一天90元,多的时候一天120。为了吃饭,也为了相机,那年寒假,我没有回家过年,在石家庄打工,跟一个老乡一起,当饭店服务员,那一个月赚了两、三千元。

 

代课费,加上过年赚的钱,又跟亲戚借了几千元,我买了相机,也维持了大一下学期的几个月。但是那个学期,课多,没有时间出去代课,实在没钱了,也实在没有办法了,跟妈妈打电话,说自己没有钱了,妈妈能不能汇200元。妈妈说,家里真的没钱了。我当时觉得后盾也没有了。

 


丹丹摄影作品《刘元黄和妈妈》

该系列获得了索尼世界摄影大赛学生专业组亚太区第一名

 

当时,有一门课叫“电影中的艺术情感”,老师余大哥(他叫余继刚,我们都喊他大哥)布置了一个作业,写给未来自己的一封信,我给自己写了很多鼓励的话。但是这些话没能给我鼓励,有一天晚上,我撑不住了,想自杀。刚好那天夜里,余大哥给我打了电话,我在电话里大哭,第二天,大哥给了我800元,还买了一堆吃的。就是靠这800元,我又撑了几个月。

 

后来,又有了代课机会,因为有了相机,也找了兼职,拍小区楼盘。再后来,摄影技术更好了,开始接商片。有时候,我们宿舍的人还在睡觉,我已经出门工作了。

 

我兼职的钱,自己够用了,省一点,给我姐姐,她因为我,还有因为只想读央美和国美,复读了两年,之后考上了中国美院。家里再一次卖了能卖的所有东西。

丹丹摄影作品《刘元黄和妈妈》

 

我大二的时候开始贷款交学费,大一没贷是因为不知道。姐姐上大一,我要她也贷款,在当地申请,但是没有申请下来,因为他们认为我们太穷,没有偿还能力。好在大二,开始在学校申请国家贷款。

 

接的商业摄影越来越多,经济情况逐渐好转。大三买了电脑,后来还换了相机。

 

大四,我参加国际摄影大赛获得了索尼大奖,奖励了一台相机,还得到了去伦敦的机会。知道获奖的时候,我正在照顾爸爸,当时爸爸又一次生病住院,他睡床上,我睡床下。那天,外教给我打电话,英语说了半天,我不是很明白。然后他说,你可以去伦敦了,我知道我获奖了。开心得不得了,跟爸爸说,爸爸一下子从床上起来了,隔壁床的病友也都向我祝贺。那一次,爸爸三天后就奇迹般的出院了。

 


丹丹摄影作品《刘元黄和妈妈》

 

命运是上天安排好的,他给你一块石头的时候,后面会给你一颗糖。一旦有坏事发生的时候,就会有好事发生。所以,我现在心态很好。

 

 


丹丹摄影作品《慰安所的人体》

关于那段特殊的历史

 

未来

 

后来,丹丹带我看整个厂区,跟我说她对未来的规划。听得我也热血沸腾。这里逐渐吸引了很多年轻的艺术家,大多是南京艺术学院毕业的,有画画的,搞雕塑的,做陶的,等等。大家都看好这里,或许会一起把这个厂区建成一个文化、创意集中的地方。

 

这座建筑会变成超大的图书馆,楼下有简餐和喝茶的地方,丹丹联系了很多南艺的老师和朋友,许多人家里的书装不下,就可以放到这里,专属个人的书柜,也给大家看。这个图书馆免费开放,村里的小朋友也能有地方看书。

 

据说这栋楼已经被其他艺术家看中了,可以改造成工作室。按照丹丹的想法,园区里除了自己的工作室,还欢迎其他艺术家和设计师来开工作室和做展览,地方太大,她用不完。

 

只剩一些筋骨的房子,我们都觉得蛮好看,丹丹打算加固后装上玻璃做阳光房。

 

这个神奇的厂区有个神奇的铁路,以前运送矿石的,已经破败不堪,但是我们都很喜欢,铁路基本围着丹丹工作室一大圈,四周各种树,收拾出来一定很美。

 

工作室后山山顶有个大坪,丹丹说可以做温室或者开派对,我说这个不知道什么的架子,加个凳子就是秋千啦。

 

丹丹工作室在的地方在栖霞的小山村 ,第一次来的时候没觉得好,这次丹丹带我出去转转,立马惊艳了。她说村里也在做规划,很支持大学生创意和创业。所以丹丹租的厂也在规划中被突出了,丹丹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还不知道之后村里会有这些变化。或者这就叫天道酬勤。

 

丹丹带我看了厂外不远处的水库,那天下雨,好美。

 

我跟丹丹说,下次还来玩。

 

从外面看厂区,被树挡住的山坡上就是丹丹的工作室。厂原本有高墙,后来村委觉得这种工厂文化值得推广,在修道路时,顺便把墙推了,做成景观了。

 

离开时,山村路边在修一个很洋气的咖啡馆。

 

丹丹说,她总是遇到好人。我希望自己也会是她口中的好人。我想,一定要把她的故事好好地写下来,让更多的人知道,也希望能给她带来一些真正的合作伙伴。她和她的小伙伴,每一个人都那么能干、善良,他们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生活在一起。采访那天,丹丹好友赵寅希的妈妈带着身体不好的大舅来看她们,就住在丹丹工作室,大家都很开心。然后,其他小伙伴都管赵寅希的妈妈和大舅叫妈妈、大舅。

从左到右:赵寅希、赵寅希的妈妈、丹丹、赵寅希的大舅、郭彬、徐含、王俊。

 

 

世 界 上 没 有 垃 圾,

只 有 放 错 地 方 的 资 源

生 活 中 不 缺 少 美,

只 缺 发 现 美 的 眼 睛

 

转自:文刀米(id:wendaomi5)

 


订阅到QQ邮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