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画报  

一个设计师用32年的时间造出了一片荒野

自由职业者Piet Oudolf是荷兰创造自然美学景观的领军者。他的设计综合了生态与美学因素,把充满诗意的自然美学,通过理性严格的科学栽种环境实现。Piet Oudolf在他收拾出来的花园里住了32年。

自由职业者Piet Oudolf是荷兰创造自然美学景观的领军者,一个人折腾,没有助手,也没固定团队。Oudolf从25岁开始拾掇植物,做花园做了很多大活儿,比如美国的高线公园,伦敦蛇形画廊,他最爱的作品或许是自己的私人花园。

他的设计综合了生态与美学因素,把充满诗意的自然美学,通过理性严格的科学栽种环境实现。作为新长青论代表者,他采用野生植物、多年生植物、禾本科草本等植物,透过构建的植物群落,保留了植物一年四季的自然变化。许多人说,他是以植物“画画”的画家,追求荒野式的自然园林景观,模糊了植物的边界,营造出印象派绘画的光影效果

▲Piet Oudolf在他的私人花园中,Photo by 森林大王

一个植物群落从栽种到成熟最少需要两年时间,他让它们顺着四季生长,花朵不会因为凋落而失去功能性,其中自有时间的完整。一片茂盛遮覆小径的草本植物中,他说真正的野生是没有人看见的地方,一个你认为的野地以前可能有过战争盖过城堡,他觉得人们对野生的想象太过浪漫,他无法复制,只是知道当自己已经真心感到这花园美到极致的时候,其他人也会知觉。

▲Piet Oudolf的私人花园

Oudolf说自己用眼睛维护这些植物,一直看着,判断,用很多年时间,他说他已经活在梦中,梦想就是让现在可以持续更长。

他说他劝告他的孩子不要从事他所做的这一行,除非你足够商业,或者足够才华。因为知识和技艺可教,天赋不能。

PIET OUDOLF 做了什么

纽约 高线公园High Line Park

Piet Oudolf设计的高线公园可能是新长青种植风格中最著名的公共空间。高线公园是美国纽约市弃用的纽约中央铁路高架线的一段,后被改造成高架桥上的绿道和带状公园。高线铁路线于1934年建成,但只在1960年后被偶尔使用,1980年,最后一辆载满了冷冻火鸡的火车从这条铁路上跑过。2009年,改造后的高线铁路正式开放,整个空中花园高9米,长达2千多米,这座公园的设计理念来自1993年建成的法国巴黎的绿荫步道。

为了保存高线区长期被弃置的荒疏感觉,Piet Oudof使用了大部分长得很高的草类和芦苇,强调形式、结构、质地,不是以花为主,而是以草和各种常绿植物拼出富有意味的微妙的色彩。Oudolf对植物的了解也帮助他设计种植图案,他曾经说,“如果结构是正确的,花园就是成功的,颜色到不那么重要”。

伦敦 蛇形画廊Serpentine Gallery

蛇形画廊是伦敦最受欢迎的现当代艺术画廊之一,每年大概有75万人参观蛇形画廊的展览。蛇形画廊每年都会邀请一位国外的明星建筑师,在画廊外的大草坪上建一座临时的“蛇形画廊夏季馆”。2011年,蛇形画廊设计由瑞士设计师Peter Zumthor 亲自操刀,有 Piet Oudolf 对其内部的花园进行设计,建造了一个冥想式的空间。

英国 旧农场改造Hauser & Wirth Somerse t

Hauser & Wirth Somerset画廊把一个18世纪的农舍改建为艺术展览空间,而 Piet Oudolf为其后的农场设计了园林景观,花园里种了27000株植物,每平方英尺种几种植物,种多少数量都经过了Piet Oudolf 的设计。看似随意的组合,其实都悉数经过其精心的布局,不同的植物以严谨的安排凑在一起,反而显得松容具有童趣,缤纷色彩与朦胧天色映衬得颇像印象派的油画。Piet Oudolf认为,园林应该一年四季都有生命,所以他的园林景观是可持续的,冬天也耐看。他在设计时把花园分成无数的小块(设计稿上用不同的颜色代表不同的品种),种上不同的植物让它们彼此混合生长,此生彼落,一年四季都很好看。他考虑的是一株植物如何荣枯,终其一生如何与周遭环境相互牵动。“如果你以四季的眼光来思考花园——而不仅仅是夏天,你就会不仅仅把重点放在花上,你会开始接受凋零,有些时候,花朵凋谢后的穗头也很美。”

英国 斯坎普顿长廊Scampston Hall各地 私人花园Private GardenPIET OUDOLF 的私人花园▼▼▼

 


订阅到QQ邮箱
分享到: